<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3.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企業動態   |    漁業生產   |    生態旅游   |    品牌產品   |    資源管護   |    人文歷史   |    政策法規   |    下屬機構   |    視頻音頻   |   
        在線商城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網站首頁>>生態旅游>>傳說、藝文
          共有 6931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解說詞

          發表日期:2015年7月30日          【編輯錄入:內蒙古呼倫貝爾呼倫湖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三)      解說詞

        春到鳥國達賚湖

         

        李墨田

         

        月,我隨考察隊踏進達賚湖自然保護區,在采訪中體味到這個被譽為鳥類王國的悄然而來的春意。

        正當江南春鬧極盛之時,而北國的達賚湖卻仍籠罩在寒風料峭之中,只有報春的候鳥仆仆萬里歸來,把愛撒向這片剛剛蘇醒的大地。

        “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用這一千古名句形容達賚湖日出,是恰到好處的。

        達賚湖地處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西部,地理名字叫呼倫湖,是我國第五大淡水湖。達賚是蒙古語“大!钡囊馑。這個洋洋2300多平方公里的北方大澤,以她大海般的胸懷接納了縱橫如織的河溪泡沼,又以她母親似的溫情,養育了多彩多姿的珍稀鳥類,為世人所矚目。國內外鳥類學家說它是世界少有的鳥類資源寶庫,是活的鳥類博物館,還贊譽它是鳥類天然的王國。

        在浩浩6000多平方公里的自然保護區里,有廣闊的濕地,有浩蕩的蘆葦,更有豐富的食料,這對干旱的蒙古高原來說,的確像一塊碩大的磁石,吸引著以水草為生的鳥類。眾多的禽鳥以這里為遷徙通道,春來秋往,繁衍生息,度過一年最恬靜地時光。在我們的考察紀錄上標明,達賚湖區有鳥類1741191種,種屬占全國的五分之一,主要有鶴、鷗、天鵝、雁、鴨、鷺、鷹、燕、雀等,僅鶴類就有5種,占世界鶴種的百分之三十五,占全國的百分之五十五。自然保護區還有珍稀鳥類19種,堪稱世間少見。在考察中,我們有幸拍到一群西伯利亞鶴,總數11只,它們那翩然的舞姿和高昂的長鳴,為達賚湖區增添了無盡的光彩。

        生息在保護區的鳥類,是十分幸運的。自古以來,這里就幽靜僻遠,人跡罕至,直到近年也很少工業污染,保留著原始的生態。更值得稱道的是,當地牧民歷來把鳥類當做朋友,從不加以驚擾,人和鳥保持著天然的和諧,這對常處于驚鄉之恐的鳥類來說,實在是難得的樂土。

        春是多彩的,更是多情的。以不同的方式表達愛情,是鳥類的習性。白天鵝在湖水中成雙,在藍天中比翼,形影相隨,從不孤行;多情的灰鶴翩翩起舞,用婀娜的舞姿向異性求愛;而嬌小的百靈和矯健的大雁,卻另有追求,正如一首草原民歌所表達的那樣:“百靈鳥雙雙飛,是為了愛情來唱歌。大雁降落在草原,是為了追求歡樂……!笔前!草原是鳥類的樂土,鳥類也把春天帶給草原。做為草原的主人,我們的鳥類朋友,會擁有永駐而自由快樂的春天。

          注:《春到鳥國達賚湖》于1992年在中央電視臺《神州風采》播出,曾獲內蒙古電視社教節目二等獎。

         

         

        北國漁歌

         

        李墨田

         

        觀眾朋友,您領略過呼倫湖冰上捕魚那沸人心的場面嗎?早春二月,呼倫湖依然冰堅如甲,雪若素袍,雖然沒有春和景明,漁帆點點的江南漁鄉氣韻,卻獨具粗獷的浪漫的北國情采。

        呼倫湖俗稱達賚湖,蒙古語意為“海湖”,方圓八百里,面積二千三百多平方公里,年產淡水魚一千六百多萬斤,是我國東北部最大的湖泊。就其面積和產量而言,在全國淡水湖中也是屈指可數的。

        北國的高寒為呼倫湖塑造了壯麗的風光,冰如翡翠,雪若銀花,青白相間,坦蕩無垠。湖面冰層浩大,因而漲縮激烈,開裂時形成圍圈的清溝,撞擊后又隆起了逶迤的長嶺,千姿百態,造型在似與不似之間,足可以令人騰起想象的羽翼。

        呼倫湖地處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的西北部,這里年平均氣溫在零下二度,結冰期長達七個月,冬季魚產量占全年產量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冰上捕魚,與其說是捕魚,不如說是一項浩繁的“工程”。首先“設計師”要定出方位,繪制“藍圖”,就是說要判斷出魚群的所在,并確定布網的去處。在一般情況下,封冰前水勢平穩的上風頭,是魚兒集聚的水域。水下布網可謂第一期工程,主要工序是穿鑿冰眼,然后引桿拉網。冰眼間距三十米,引桿需長三十二米,猶如一根巨針在水下沿冰眼的方向撥行。引桿后面連著引綱,牽動著兩片大拉網,總長七百二十多米,大拉網形成的扇面,徐徐推進,一般情況一網要運行十華里;第二期工程可稱之為“出網”。出網口成梯形,面積在十平方米以上。當大拉網被徐徐地拉出冰面時,留在后面的兜網里便盛滿活蹦亂跳的鮮魚。呼倫湖餌料豐富,沒有工業污染,是北方淡水魚類天然優厚的繁殖場。湖中盛產鯉魚、鯽魚、狗魚、白鰱等二十多種淡水魚。捕漁史六十多年,1948年至1981年總產量達20多萬噸。近年來,已確定為呼倫貝爾盟重要漁業基地,實行了以人工養殖、綜合利用為重點的科學管理法,捕撈量控制在六千噸左右,并保持經濟效益的穩定。

        在出網口的兩側,挖有兩個冰洞,當大批的魚兒被撈出水面以后,工人們便把不足二十四公分的鯉魚和鯽魚幼魚放還湖中,以保持主要魚種的比例。

        出網時沸騰著豐收的景象。一網出來少則三、五噸,多到二三十噸。這些被拋在冰面上的魚兒,先是惶亂地蹦跳,漸漸地裹上一層雪,閉上凍僵的嘴巴。面對這粗獷的捕魚場面,觀眾同志一定會有許多詩情感發吧!記者和大家一樣,不妨吟上幾句:

        萬頃呼倫一鏡開,鳳飛龍舞任鋪排。

        穿冰點點圍魚去,潛網恢恢收陳來。

        金盔紅鯉蹦出水,銀甲白鰱跳入懷。

        收獲不知天色晚,夕陽換得月徘徊。

        每當夕陽落湖的時刻,漁場二線職工早已準備了豐盛的晚餐。

        色美味鮮的秀麗白蝦,生魚老醋拌黃瓜,還有湖水清純活鯽魚,是呼倫湖工人的家常菜。倘若客人們來到湖邊嘗鮮,那情景真是別有一番風味留心頭呢。

        觀眾朋友:在國慶佳節除夕之夜,當你坐在電視屏幕前,與家人團聚以魚為肴的時候,看到記者在風雪呼倫湖上拍攝的這組短短的鏡頭,我相信你一定會想得許多許多。

         

        北國大澤呼倫湖

         

        李墨田

         

        1961年夏,人民藝術家老舍先生來到呼倫湖,面對湖區升平景象即興賦詩:

        丘原青末了,又到綠波前。

        湖闊三江水,魚肥百草泉。

        白鷗翔紫塞,碧浪映霞天,

        回望滿洲里,邊疆最北邊。

        追隨老舍先生的足跡,我曾多次來到內蒙古東北部的呼倫湖,尋找人與自然的奧秘,體味這北國大澤的無窮意蘊。佇立在呼倫湖畔,望噴薄日出,聽濤聲起伏,仿佛來到海濱接受大海的洗禮,也許正是由于這種感受,當地人稱它為“達賚湖”!斑_賚”是蒙古語海的意思。的確,這個面積為2300多平方公里的我國北方第一大澤,有著大海般的胸懷,大海一樣的風采。

        呼倫湖是我國五大淡水湖之一,與鄱陽湖、洞庭湖、太湖、巢湖相比,雖無南國嫵媚多姿的風韻,卻獨有恢宏博大,天然質樸的美,令游人贊嘆不已,稱它為“北國碧玉”、“綠色凈土”。

        呼倫湖位于綠蔭坦蕩的呼倫貝爾草原的中西部,遠離喧鬧的都市,沒有任何工業污染,保留著大自然原始的風貌,正在開發中的綠色食品和旅游資源,將使它走出草原,一覽天下。

        作為北方多民族成長的搖籃,它的名字在歷史上有過幾次變更!段簳方兴按鬂伞,《唐書》叫它“巨輪泊”,《蒙古秘史》叫它“闊連海子”,《元史》叫它“虎圖澤”,直到近代才被叫作“呼倫湖”。讀這些名字,仿佛讀一部史書,一部用跶跶馬蹄和滔滔浪花書寫出的北方游牧民族的史詩,讓我們震撼。站在這“成吉思汗拴馬樁”前,我們仿佛回到金戈鐵馬的當年,說不定我們腳下這方土地,就曾留下一代天驕成吉思汗的戰馬的蹄跡。

        一位歷史學家告訴我們:

        (歷史學家   副研究員   米文平)

        達賚湖是現代化話。最初見于文獻記載叫“大澤”。在《魏書》上有過一段記載:拓跋鮮卑南遷的時候,就是推寅當酋長的時候,南遷大澤!按鬂煞角в嗬,決土昏瞑沮洳!边@意思是,方三千余里的大澤,在這一帶沒有第二個。早在三十年代即1939年扎賚諾爾露天礦發現了原始人頭骨,確定為“扎賚諾爾人”。在露天礦我們還連續發現了一批從一萬年到三萬年時期的動物,有猛犸象、披毛犀。猛犸象屬于松花江猛犸象,它的身高4米多,身長9米多,是全國目前為止發現最大的一具猛犸象化石。另外,鮮卑人南遷大澤還有考古根據,這是在扎賚諾爾煤礦附近,我們發現了一批東漢初期的三百多座墓群。最初在這里居住的民族,見于文獻記載的是鮮卑即拓跋鮮卑,后來是蒙古。蒙古族成吉思汗從鄂嫩河、肯特山一帶來到這里,統一了呼倫湖周圍的幾個部落,統一了以札木合為首的這些部落以后,形成了蒙古民族,從而成吉思汗的隊伍壯大起來,開始南下中原,西進歐亞振撼世界的事業。

        歷史是現實的源泉,現實是歷史的演進,盡管當今科技產品已進入湖畔尋常百姓家,但這古老的蒙古包仍舊做為游牧經濟的守望者,沐浴著時代的風雨。錄音機、電視機與蒙古包同居,古風與新觀念同在,是湖畔牧人之家的特色。

        在呼倫湖西岸,我們采訪了一戶牧民。那么,就請隨我們的攝像機去看看他們在做些什么!

        草原上又一個幸福的新家庭就要誕生了。這隆頂上綴著吉祥彩帶的蒙古包便是新婚夫婦的洞房;不多的家俱,件件小巧玲瓏,裝上勒勒車就能走遍草原;試衣的年輕人,無疑是新婚的男主角,在他那略帶羞澀的神情中,流露著幾分憨誠和激動;最愜意的要數這位中年婦女,她竟然從蒙古包中拎來了錄音機,把蒙古民族那粗獷的旋律撒向無垠的草原和藍天。

        “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币蕴斓貫槲莸娜藗,有著天地般的胸懷。在呼倫湖畔,有過許多感天動地的故事。

        與南國姊妹湖相比,呼倫湖是最具個性的。風平浪靜之時,儼然一位溫情脈脈的少婦;而當嚴寒或狂風驟起時,卻又像是粗魯的莽漢。

        197110月在湖面還未封冰前,一場九級大風掀翻了一艘魚船,奪去4條生命,只有輪機手張大會被牧民巴拉根蘇榮父女救起。從此,張大會認老人為父,情同一家。盡管巴拉根蘇榮已經過世,但張大會一直念念不忘。仲秋佳節之際,又和老伴兒來到寶格都烏拉蘇木探望義母。想起當年的事,他不禁聲淚俱下……

        (接現場,張大會簡述往事,另加母女蒙古語對話)

        咱們這是二十幾年了,今天我們又團聚在一起。想起往事,我心里難過。要不是爸爸早都沒有我了。爸爸去世那么多年了,我心里一直傷心。好在媽媽身體還挺好,為老太太的健康,讓我們干一杯……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它催人淚下;這是一個平凡的故事,卻蘊藉著永恒的主題。鏡頭前的這個家庭,盡管民族不同,姓氏不同,語言也不同,但他們的心靈都是相通的,他們的信念更是共同的。正是因為有了這共同的信念,才表現出呼倫湖人所特有的情愫。

        水,是生命的乳漿。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呼倫湖坦蕩她母親般的胸懷,養育了北方少數民族,又以豐饒的水產資源,吸引著以漁業為生的南來的漁工。南北交融,塑造了呼倫湖獨特的漁牧地域文化。

        遠在本世紀初,沿海和中原一帶的漁民就已涉足呼倫湖,帶來了先進的生產方式。呼倫湖,又以磁石般的引力,使他們留駐下來,成為這里第一代漁民,直到1948年呼倫湖收歸國有建立達賚湖漁場。

        近半個世紀以來,盡管達賚湖漁場已形成了機械化和半機械化的生產規模,但還是從河北省引進了箔網生產技術,以取代過去的明水馬拉大網的浩繁的勞動。

        箔網,被人們叫做迷魂陣。它以無數根木桿支架,把網伸展開去。在這幾千米長的魚網兩側,連接著大小不一、網眼不等的上百個環網,環網之外又牽掛著一圈圈囊網,這里是入網之魚的最后歸宿。湖中遨游之魚,只要進了大網,就像走進了迷魂陣,越往前游,越逃脫不了,鉆來鉆去,直鉆入最里面的囊網。不過囊網的網眼大,不足24公分的鯉魚和不足15公分的鯽魚都要放生,留下的是成魚。

        布置箔網,有著一套繁雜的工序。而一旦安扎完畢,那就成了真正的“探囊取物”、“坐收漁利了!

        我們在湖邊尋覓著中原文化的影子,遇到幾位曬蝦的老漁工,從他們的言談中,他們來自沿海,在呼倫湖已居住了幾十年(接對話   40)

        湖濱的傍晚,是富有詩意的。

        喧鬧了一天的湖潮,此時已平靜下來,似乎進入夢鄉。而收工的漁人,卻另有樂趣,開始了他們特有的夜生活。

        和漁工攀談,另有一番情致。在烏都魯分場,我們談得很投機。

        (接現場談話    1″)

        記者:烏都魯是什么意思?

        場長:烏都魯是個沙尖子的意思。

        記者:你們每年從什么時候開始打魚?

        場長:夏季捕魚每年81日,從41日到81日是禁漁期,81日是正式生產期,大約到1015日左右,這是一個生產季節。

        記者:這個季節能生產多少魚?

        場長:估計能生產100噸。由于限量捕撈,再一個為保護資源,網目逐漸加大,幼魚逃亡比例也比過去高了,產量相應也就減少了。

        記者:你們用的網叫什么名字?

        漁民:山東叫箔網,黑龍江這邊叫迷魂陣。魚順著網走,走來走去越走圈越小,走到死葫蘆頭上去。我們拿魚呢,就在那個布袋里。

        記者:聽你的口音,不象當地人?

        漁民:山東的。

        記者:山東哪的?

        漁民:山東東平的,就在水泊梁山那個湖里的人。

        記者:那你們一定是梁山英雄好漢的后人了。

        漁民:說是說,也沒人查過……

        達賚湖漁場的老漁工,盡管有的還操著濃重的鄉音,他們和幾代漁工創造出的卻是屬于呼倫湖的漁文化,形成了只屬于呼倫湖人的性格。冰上捕魚,便是集中的表現。

        呼倫湖,地處東經117º41′,北緯48º30′~49º20′。緯度高,氣溫低,結冰期長達180天,最低溫度可達-30~-40℃。而呼倫湖近萬噸的漁業年產量,卻有百分之八十出自打冬網。在四尺冰下,捕撈六、七千噸魚,這在局外人看來,簡直不可思議。

        下網時,漁工們首先選好魚群相對集中的水域,然后,按135º角各鉆出10個冰眼。每個冰眼的間距30米,分別導入引桿。引桿牽動著兩翼大網,徐徐進入冰下,到 300米處時,再轉為平引向前推進。網的運行,由網綱牽動,網綱靠引桿導向,引桿又用走桿叉子撥進,直到運行5公里,才折向三角形的出網口。各道工序環環相扣,程序嚴謹,工程浩大。這無疑是漁工們的一大發明。而這億萬尾各色鮮魚,便是這發明創造的結晶。

        呼倫湖的漁工們,用他們的智慧和勞動,創造了冬網文化,冰雪嚴寒又鑄造了他們火一樣的情感。他們屬于大自然,大自然屬于他們。

        當地蒙古族牧民有句諺語:水中有多少魚,岸上就有多少馬。說的是魚為馬魂,魚也像馬一樣有它生存的價值。

        古老的呼倫湖區,有著富庶的過去。

        呼倫湖區水系十分發達,境內有河80多條,僅呼倫湖就蓄水138億多立方米。清澈的克魯倫河,從成吉思汗誕生地肯特山流來,注入呼倫湖。彎彎的烏爾遜河,把呼倫湖姊妹湖——貝爾湖和烏蘭泡連在一起。而吞吐性河流達蘭鄂羅木河,又接通了黑龍江南源的海拉爾河,這水活餌富的三湖、三河水系,為魚類提供了天然優越的繁衍生息條件。每年春暖冰消的時節,魚兒便經由烏爾遜河涌到蘆草叢生的烏蘭泡中,交尾產卵,繁衍后代。一時間,攪得船不可行進,馬不到河近飲,而到了初秋七月,它們又前涌后促,浩浩蕩蕩,銜尾而返。烏蘭崗下,攔魚柵前,這群魚飛躍的場面,是這一景觀的真實紀錄。葉劍英元帥曾臨此湖觀此景而賦詩曰:

        鯉跳龍門事已陳,烏蘭湖畔一番新。

        鯉魚躍躍爭先進,頭破鱗傷竟不停。

        葉帥的詩,形象生動地描繪了呼倫湖這一奇觀,更深刻地揭示了生物世界的哲學——為了生存,盡管千難萬險、頭破鱗傷,也要走自己的路!

        我們曾經有過“竭澤而漁”的悲劇,人是這悲劇的作者,也是悲劇的主角。

        烏蘭崗下這個魚柵欄,是為捕魚而設置的。只要開上幾個小口,不消幾分鐘,便可捕撈上萬斤魚。

        前些年,已經覺悟了的漁工們終于明白了一個淺顯而深奧的道理——自然規律、自然法則也是不可隨意違抗的。于是他們拆除了這阻擋魚兒必須回游的欄魚柵,使魚兒又可以遵循其自然規律而休、養、生、息了。

        近些年,漁場又做出了系列規定。諸如:在魚類繁殖期全部扣網;三河水系長年禁止捕魚;在捕魚區捕魚,限定產量,不足尺寸的魚放生等。并嚴厲打擊私捕濫撈,使過去一度毀滅性捕撈的現象得到了控制,還長年堅持水質監測,并引進新品種,豐富魚群結構,向湖中投放了大量大規格魚種。1958年放養的長江白鰱,現已長成七八十斤重。

        在拍這部片子時,我們來到達賚湖漁場的罐頭廠,了解到有三種產品被“國家綠色食品開發中心”認定為綠色食品。使這個擁有8個名優產品、一枚國家銀獎的老場,邁進了一個新的領域;又拍攝漁場的飲料廠了解到,含鍶天然礦泉水,通過了國家鑒定,將大批量投入國內外市場;還聽說達賚湖漁場剛剛轉制成為內蒙古第一家國有獨資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長薛紹良躊躇滿志,向我們透露了他的作法和設想。

        (接薛紹良現場,插卸魚鏡頭)

        達賚湖總面積是2339平方公里,蓄水量138億立方米,根據它的面積和蓄水量,是我國五大淡水湖之一。達賚湖和其他湖泊有著不同的特點。達賚湖始終是國有化管理、計劃管理和科學管理。國有化管理能保證國家政策法規的嚴肅性和連續性;計劃管理可以根據它的實際儲存量確定生產量;科學管理就是我們能夠合理開發、合理利用。三條主要河流保持全年禁漁。達賚湖區內生產保持4個月禁漁期,這就為今后的永續利用打下了好的基礎,達賚湖1992年被國務院劃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對達賚湖今后的環境保護、資源開發利用,會起到更重要的作用。

        呼倫湖是富有的,又是多彩的。

        在它繽紛的花束中,鳥類是其中的一束。

        前年仲春,我們隨考察隊拍攝鳥類資源,感悟到呼倫湖那春的氣息。

        四、五月間,南國正是暮春夏初天氣,而北國的呼倫湖區,卻仍在寒風料峭之中,只有報春的侯鳥,風塵仆仆,萬里迢迢地來喚醒這沉睡的大地。

        呼倫湖區,浩浩6000多平方公里,有淼淼的濕地,蕩蕩的蘆草。這對于干旱的蒙古高原來說,無疑像塊碩大無比的磁石,吸引著眾多的鳥類。我們的考察紀錄標明,這里有鳥類1741191種。占全國鳥類種屬的五分之一。其中鶴類占世界的百分之三十五。國內外綠色專家稱呼倫湖區是全球少有的鳥類資源寶庫和活的鳥類博物館。

        在考察中,我們有幸拍攝到11只西伯利亞白鶴,似乎有一種置身一個祥和的家庭之感。

        生息在呼倫湖區的鳥族,是分外幸運的。自古以來,這里就很少人為敵害。當地牧民更把鳥視為朋友。對大雁尤為珍愛。每當大雁南飛或歸來時,老人們還彌撒食物,表示祝福。這位年近九旬的老額吉,像似在遙祝遠征的親人。她“送往迎來幾多回,只有多情雁才能知曉”。年輕人則用另一種方式祭湖。因為在牧人的心目中,呼倫湖是母親湖,魚、雁則是傳情的信使。

        呼倫湖畔,有一個古老的傳說:

        很古很古的時候,草原上有一對情侶,男的叫呼倫,女的叫貝爾,他們攜手戰敗了危害草原的風妖沙魔,之后,雙雙化做湖泊,用甘甜的乳漿滋哺無垠的草原,他們結親時走過的馬道,又化做烏爾遜河連系著呼倫和貝爾兩個湖泊,而天上的雁和湖中的魚每年都往來一次,傳達呼倫和貝爾的情意,也是由于這個傳說,才有了今天呼倫貝爾草原這個名字。

        這一古老的傳說,表達了游牧民族樸素的綠色意識,人民藝術家老舍先生的《達賚湖》詩作,恰恰是這升平景象的寫照,我想這該是我們觀照呼倫湖的真諦吧。

        呼倫湖是一部書,它書寫了湖區人與自然的歷史和現實。人是這巨著的讀者,也是作者。我們相信,新一代呼倫湖人會用新的觀念,新的手法,寫出呼倫湖這一大澤的續篇。

         

         

                                                 呼倫湖小河口

                                                   郭文發

         

        小河口,顧名思義是入呼倫湖最小的一處河口。呼倫湖上有三個入湖口,一條是由蒙古人民共和國肯特山發源的克魯倫河,經由新巴爾虎右旗由呼倫湖西南流入呼倫湖,另一條是烏爾遜河由貝爾湖流入呼倫湖,最后一條是達蘭鄂羅木河由東北方向流入呼倫湖。這條河的入湖口處僅有80余米,是最小的一個,故被稱為小河口。此處離扎賚諾爾礦區最近,1983年被開發為旅游景點。

        小河口不是因為它的小而出名,也不是人們貪圖路途近捷而去那里觀光旅游。是因為它周圍美麗的自然風光讓游人所迷戀,更是因為在這里有古老而又光輝的扎賚諾爾文化的積淀而被世人所矚目。尤其是近20年來國內外的名人墨客對它揮毫書詩的贊美使小河口這個鳥的王國、游人的樂園而聞名遐爾。

        站在小河口的岸邊遠眺,您會看到山的深沉、水的秀麗、呼倫湖的遼闊。

        “呼倫”是由蒙古語“哈利固”音轉而來,意為“水獺”。在呼倫湖東南250公里處,還有一個中蒙界湖--貝爾湖。呼倫貝爾由此而得名。呼倫湖北齊稱大澤,唐稱俱倫泊,元稱闊連海子,明稱玄冥湖,清朝稱庫楞湖,游牧在湖邊的蒙古人稱它為“達賚諾爾”,意為“海一樣的湖”。從此“達賚湖”這個蒙漢語相融的名稱便成為了“呼倫湖”的別名。

        據史載:呼倫湖已有一億多年的滄桑變化。為我國第五大湖,堪稱“北方第一湖”。南北長93公里,東西最大寬度41公里,周長447公里。湖水面積為2339平方公里,平均水深5.7米,最大深度為8米左右。由于呼倫湖水肥草美,早在一萬多年前的“扎賚諾爾人”就在這里繁衍生息,是他們生存的故鄉;這里又是北方游獵、游牧民族崛起的搖籃。鮮卑族、蒙古族就是在這里養精蓄銳之后,入鼎中原的。鮮卑族建立了北魏王朝,蒙古族進京建立了元朝。

        呼倫湖是一個沒受任何污染的綠色湖泊,所以湖中有6個科30種的魚蝦和1850294種珍奇鳥類(占全國鳥類的1/5)。

        呼倫湖還有它十分秀麗的自然風景區。最為著名的有“鳥的王國--烏蘭泡”、“烏蘭崗鯉魚躍龍門”、“烏蘭布冷瑪瑙灘”、“成吉思汗拴馬樁”、“象鼻山”、“老虎嘴”等。

        特殊的自然歷史條件,孕育了呼倫貝爾高平原上這一著名的內陸湖泊和河流濕地生態系統,被列為亞洲重要濕地名錄。經中、蒙、俄三國政府批準,達賚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與蒙古國達烏爾自然保護區、俄羅斯聯邦達烏爾斯克自然保護區共同組成CMR達烏爾自然保護區。達賚湖自然保護區與美國俄勒岡州瑪洛爾國家野生動物庇護地結為姐妹自然保護區。

        20021月被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同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人與生物圈保護區網絡”。

        達賚湖就像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美麗的呼倫貝爾草原上。達賚湖秀美的自然風光又濃縮在小河口這片土地上,達賚湖文化在這里閃光。

        在這里您將看到,沙灘浴場的多情、垂釣園里的神秘、水上餐廳的幽靜、蒙古包前篝火的烈焰。天然與人工,古老與現代融為一體,珠聯璧合,似一幅精美的北方第一湖的民俗風景畫。是您迷醉的世界。來到這里,一切塵世的喧囂,市井的嘈雜,俗界的紛擾,都被圍繞湖濱的達蘭鄂羅木河隔在了桃花溪外。這里只有水聲、鳥鳴和“梅花開席上,松鼠臥盤中。鯉魚呈三獻,戲珠舞二龍。獨憐清燉美,鮮嫩醉秋風”的達賚湖全魚宴的美味佳肴,會使您沉浸在如癡如醉的忘情之中,縱使您今后浪跡天涯海角也難忘小河口一游。

        小河口的風光使您留連忘返,小河口出土的古文物更會使您稱奇。

        19962月,就在距小河口200米處的一個采沙作業區,出土了112件青銅鏃。經內蒙古自治區考古專家鑒定,這些文物是距今2500年前的周秦時代所制,另據國家考古專家稱,這樣的青銅鏃在中原地區已有出土,但在北方,特別是在廣袤的呼倫貝爾草原還是前所未有的。扎賚諾爾古文化中,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陶器時代均有實物可以考證,唯有銅器時代還無文物實證,這次出土的青銅鏃恰恰解決了斷代問題。當時專家就斷定:那時的“扎賚諾爾人”就已與中原人有了很密切的來往,從而促進了“扎賚諾爾文化”的繁榮和發展。

        就在青銅鏃出土現場50米處的同一層位中,1999年夏末又出土了一座用樺樹皮做棺的古墓。這是一座只有頭顱而已無身軀的墓。墓主頭上覆蓋著一塊疊得十分整齊的織錦,已辨認不清紋路及其顏色。這在考古界還是頭一次發現。

        小河口的自然風光和古老的文化自被人們發現之后,吸引著眾多的中外名人,或書詩或題詞,為她放聲高歌。黨和國家領導人葉劍英、李鵬、朱鎔基、喬石、布赫、田紀云、鄒家華、姜春云……等都曾在這里留下了他們的足跡,有的書詩,有的題詞。留下了黨的關懷,領導的殷切期望。

        國內外的文人墨客更是云集在這里,揮毫書寫下諸多不朽的詩篇,已成為“扎賚諾爾文化”的寶貴財富。達賚湖因為它的古老、神奇,而粘附著許多美麗的傳說,為后人留下了不盡的暢想,一個個故事如一滴滴甘泉,由小河口流入匯集成了海一樣的湖泊。

         

         

        鳥的王國烏蘭泡   

         

        郭文發

         

        烏蘭泡在煙波浩淼的呼倫湖和碧水幽深的貝爾湖中間,是一個湖水清清、水草茂盛、蘆葦叢生的世外桃園,被人們譽為鳥的王國。

        烏蘭泡一詞是蒙古語與漢語的結合。烏蘭泡原名烏蘭諾爾。烏蘭是蒙古語“紅色”,諾爾為“湖泊、“泡子”之意。這片土地雖說有70余平方公里,但它闊不如呼倫湖,深不如貝爾湖,相比之下只能是小巫見大巫。稱其為“泡子”也就名副其實了。紅色的水泡子,水當然不是紅的,但這里卻有一番奇妙的景觀。

        在烏蘭泡的沼澤地里生長著一種叫“海夾子”的多年生野菜,春天鮮嫩,夏天墨綠,而到了初秋則由綠變紅!昂A子”形似碩大的秋菊彎彎曲曲、勾連成團、遍地火紅。每當在晨曦的映襯下更加光彩奪目,這時天紅了、地紅了、水也紅了。就連亭亭玉立的白鶴、體態豐腴的白天鵝、成群結隊的白鷗都披上了一層紅暈。

        這里是一片無人攪擾的凈土,沒有天敵,沒有人擾。茂密的蘆葦倒映在水中,悠悠碧水變成了墨綠,百鳥相聚的景觀使人驚喜。紅嘴白天鵝似一位高傲的公主悠閑自得地在水中嬉戲。偶有低翔的白鷗會像離弦的箭一樣射向天空,匯入尖著嗓子“。 兵Q叫的鷗群結隊而行。它們另有去處,只不過是在你頭頂上湊湊熱鬧而已。岸邊淺水處的湖水清澈透明,波光粼粼,魚翔淺底。長腳長嘴的丹頂鶴、白鶴、白琵鷺漫步在淺水中。白鶴時而亮翅舞婀娜,丹頂鶴時而引頸向天歌。輕歌曼舞的鶴們爭相媲美,笨拙的琵鷺哪有歌舞的才能!只好相互嬉戲著,啄食著浮游的鮮美魚蝦。上百種鳥們互不干擾、互不侵犯,和平共處,無憂無慮地棲息在這寂靜的天地里。

        難怪百靈鳥叫得最歡、唱得最美。婉轉動聽的歌聲把你帶到了如詩如畫的仙境中。使你感受到草原的遼闊、天空的高遠。躲在蘆葦叢中覓食的文須雀,不時發出“啾啾”的叫聲,悠悠揚揚,然而只能聞其聲而不見其蹤,余音裊裊更使人增加了幾多神秘。鴻雁成群結隊高聲大喊,似樂隊的長號,領銜奏出了鳥的奏鳴曲。使這原本寂靜的港灣變成了百鳥爭鳴的舞臺。

        鳥的王國,全靠這片神奇凈土的養育。鳥的樂園,全憑甘甜碧水的滋潤。鳥的王國,使人如醉如癡。鳥的樂園,更使人留連忘返。

        幽深的荻港,神秘的蘆蕩,像一塊巨大的磁石,吸引著眾多的鳥類。在294種鳥類中,國家一級保護鳥類有9種,二級保護鳥類43種。

        這些珍奇的鳥兒在這塊得天獨厚的樂土上,是何等的自由,何等的愜意!伯龍先生曾寫過這樣兩首詩,來贊美鳥的王國。

        滿湖清露拂人衣,荻港深處翠幄迷。

        波光粼粼晨曦里,雁鳴鶴舞百鳥啼。

        好一個“荻港深處翠幄迷”!盛夏的蘆蕩似一座青綠色的圍帳,確實謎一樣的神秘。而到了深秋季節,卻別有另一番情趣。

        滿湖蘆花風飄絮,荻港深處拂人衣。

        碧水微瀾曉霧中,涼秋只聞鴻雁啼。

        我沒有在深秋季節到過烏蘭泡,但滿湖飄飛的花絮,不知是輕柔的蘆花還是清清的雪花?我想,在萬籟俱靜人初醒的涼秋曉霧中,不見了白鶴亮翅、天鵝起舞、百鳥齊鳴的壯觀景色,只有一泡碧水被秋風吹起的微瀾和幾聲遲飛鴻雁的鳴啼,預示著眾鳥休養生息的驛站即將披上銀裝,等待著又一個春天的到來。

         

        觀冰湖捕魚  

                                                                郭文發

         

        當第一場大雪紛紛揚揚地降落在呼倫湖上的時候,粼粼波光在緩緩逝去,輕拍的濤聲也在漸漸靜止。清風攜著片片雪花覆蓋在凍結的湖面上,銀湖籠罩在冰清潔雪的世界中。

        嚴冬來臨了,“北國第一湖”的冬季捕魚開始了。這是漁工最繁忙而又艱苦的季節。每天天還沒亮,滿載漁工的車隊就出發了。當第一個冰眼打下去之后,太陽才隨著鉆冰機的轟鳴懶洋洋地從濃霧背后遲遲緩緩地升起。

        冰上捕魚的分工十分明細,打眼、下網、走桿、擼繩、絞網、出網井然有序。千余米的冰下大拉網在絞盤的轉動中,象銀蛇般在冰湖下蜿蜒,走過了幽深的冰湖隧道、探索著魚群的奧秘。隨著網綱從冰湖下緩緩向上提升,網片搜索了冰下10余平方公里的水域,帶著滴滴汗水,披著銀亮的甲胄、載著漁工的希望,將網兜引出了幽深的湖底。頃刻,一尾尾金絲金鱗的鯉魚、細皮嫩肉的白鰱、滾成疙瘩的小白魚就爭先恐后的躍出水面、上下翻騰。此時已日過中天。

        出水的活魚讓人喜愛,小伙子們撿活魚、冰面上“晾曬”鮮魚的場景更是妙不可言。

        當撲棱棱的鯉魚在網兜中跳躍的時候,完成自己工作的小伙兒們沒用任何人吩咐就甩掉手套光著雙手,在攝氏零下3040度的嚴寒中從冰水里將活蹦亂跳的大鯉魚抓到魚簍里。透心兒涼的魚,凍成“胡蘿卜”樣的手,沒能阻止小伙兒們孩子般興奮心情。他們拖著魚簍,打著“滑溜兒”飛向車旁,又喊著號兒拋給車上的人,將活鯉魚倒入車上的大水袋里。手握大板鍬的漁工們把攤在冰面的鮮魚揚開,行話叫“晾曬”。剎那間,在晚霞的映襯下,一幅“銀魚凌空舞飛燕,姹紫嫣紅繽紛花”的動人圖景呈現在人們面前。此時漁工的心也在飛翔,高揚的雙臂攜下滿湖的斜陽,潑灑在潛游的莊稼上,溫暖著寒暮中的銀鯉,滋潤著魚工的心田。這才是一首讀不完的立體畫卷。

        燦爛的陽光已經暗淡下來,消失而去。滿載豐收喜悅的魚工在夜幕中踏上了歸途。此時魚工們已經整整工作了13—14個小時,有時會更晚。

        著名教育家葉圣陶先生1961年到內蒙古自治區巡視時,曾到達賚湖,并書《玉樓春》二闋。其中一闋即是寫達賚湖冬季捕魚的。詩曰:

        聞稱塞上涼秋后,

        池面堅冰逾米厚。

        凍云籠罩玉琉璃,

        馳道隨開車馬走。

        鑿冰齊發撈魚手,

        冰上攤魚常百畝。

        嚴寒寧肯惜辛苦,

        無失池魚豐產候。

        葉老的詞清新秀雅,情感深厚。讀來頗有身臨其境之感。觀冰湖捕魚,不但可以領略“北國第一湖”嚴冬奇麗多嬌的自然風光,體味著漁工的艱辛,而且還能夠走進漁工的心靈。情深意重的漁工將會敞開海樣的心胸,向您袒露心中的奧秘--冬捕祭達賚。

        按照祖上留下的慣例,達賚湖在打第一水冬網前,各網點都要舉行一次“祭達賚”的活動。祭祀雖說簡單,但很莊重。有的在開網后第一個網眼前宰上一只羊,有的殺上幾只雞,將血和一些祭品投入湖中;在心中默默祈禱。雖說方法不同,其目的是相同的。一是祭奠那些為救工友和懲治不法之徒而獻身的烈士;二是希望全體漁工時時注意安全,平平安安的打魚,期盼有個好收成。 “祭達賚”的習俗一直延續至今。



        上一篇:散文(七)

        下一篇:散文(八)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打印本頁
         
         
        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图片_黄床大全无遮羞超污30分钟_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不卡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AV专区

        <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