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3.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企業動態   |    漁業生產   |    生態旅游   |    品牌產品   |    資源管護   |    人文歷史   |    政策法規   |    下屬機構   |    視頻音頻   |   
        在線商城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網站首頁>>生態旅游>>傳說、藝文
          共有 6886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散文(七)

          發表日期:2015年7月30日          【編輯錄入:內蒙古呼倫貝爾呼倫湖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祖國的北疆明珠——呼倫湖

         

        綠云堂

          

            汽車清晨離開滿洲里市,在廣闊的呼倫貝爾草原上疾馳。今天我們要去的地方,是被譽為北疆明珠的呼倫湖。

          呼倫湖位于內蒙古滿洲里市西南五十余公里處,湖面長八十公里,寬三十三公里,水域面積兩千四百余平方公里。如除去橫跨中俄邊境的興凱湖,呼倫湖是我國東北、華北地區最大的湖泊。但因地處北部邊陲,游人罕至,所以關于它的記述和傳聞,卻鮮為人知。

          八月伊始,黃河、長江流域還是一片蒸騰的暑氣,呼倫貝爾草原卻迎來了一年中最美好的時光。五顏六色的野花象夏日夜空明亮的繁星灑滿草原,為萬里草原披上了絢麗的盛裝。汽車沿著蜿蜒的草原公路在花的海洋上穿行,陣陣沁人心脾的花香撲面而來。百靈鳥從路旁花叢中掠起,鳴叫著振翅飛上高高蔚藍色的天空。一只被驚起的狐貍慌張地向遠處奔逃,待感到沒有危險,便又悠然漫步而行,隱沒在遠處的草叢中……在熙熙攘攘的大城市住久了,突然呈身在這一望無際的萬里草原,凝望著充滿勃勃生機的大自然,心中涌起遏止不住的親切與愉悅之情。

          車行一時許,翻過最后一道山坡,期盼已久的呼倫湖終于呈現在我們面前。水天相接,一碧萬頃的的湖面上,沒有一片船帆。只有仿佛從天際滾滾而來的綠色的波濤不斷拍打著湖岸,卷起雪白的浪花。遠處,白色的鷗鳥在嬉戲飛翔,時而從天空垂直鉆入湖面,追逐著魚群。大朵大朵的白云野馬般急馳過湖面上空,匆匆南去。呼倫湖水域遼闊,登臨送目,無邊無際的波濤洶涌澎湃,令人有“東臨碣石,以觀滄!卑慊磉_空闊,興逸神飛。聽當地人說,每年九、十月份,秋高風急,湖上大浪排山倒海而來,蔚為壯觀。蒙族人稱呼倫湖為“達賚湖”,“達賚”即蒙語“大!敝。

          呼倫湖中盛產鯉、草、鯽、白魚和湖蝦,年產量達上萬噸。這里的加工的蝦仁,個大味鮮,色如琥珀,是烹飪調味的佳品。每年冬天,湖上漁場的工人們冒著攝氏零下40多度的嚴寒,鑿開一米多厚的堅冰下網捕魚,將捕上的魚攤放在冰面常達百畝。當地朋友笑著介紹說,每年春季湖魚產卵時,湖中的魚群在注入呼倫湖的克魯倫河口溯流而上,滿河道只見魚脊相連。這時你向河中扔塊石頭,半天沉不了底。

          呼倫湖的夏天,氣候涼爽宜人。雖然正值仲夏,但早晨九點之前仍要著長袖襯衫或夾衣。漫步草原,遠遠望去,可以看到有許多大小不同的黑綠色的草的圓圈,散布在周圍淺綠色的草地上。待我們走到跟前,便看到一個個白白胖胖的蘑菇從墨綠的草圈下鉆出來。有的一個就達半斤多重。同行的蒙族同志說,這就是著名的“蘑菇圈”,是內蒙草原上特有的一種食用菌生態!澳⒐饺Α贝笮〔坏,大者直徑二、三十米,小者直徑四、五米。只要看到“蘑菇圈”,便一定可以采到鮮美的蘑菇。當地供銷社組織人采摘并加工收購。成為草原上一項重要的土特產品銷往內地。

          呼倫湖四周崗巒起伏,水草豐美,黃羊、狐貍、旱獺、野兔出沒。烏蘭泡一帶蘆葦叢中,大雁、野鴨各種野禽成群棲息。在湖邊烏蘭崗,你還可以看到鯉魚跳龍門的奇景。

          呼倫湖水碧綠清澈。岸邊黃沙鋪地,坡度低緩,是游泳、避暑、度假的好地方。成群的游人或打著陽傘在沙灘上棲息,或穿著泳衣在碧波中浮沉。一塵不染高遠的藍藍的天空,飄蕩著雪白的云朵,清澈碧綠的湖水,一望無際的草原,自由自在游蕩的風兒吹送著花草芬芳,遠處傳來的戲水人群中婦女兒童歡悅的尖叫聲,這一切交匯成一幅人與大自然和諧共生的優美樂章,令人陶然如醉,流連忘返。

          呼倫湖古稱俱輪,亦稱闊連。公元1201年,成吉思汗在統一蒙古各部落的歷史進程中,曾與扎木合領導的十一個部落聯軍在這里發生過激烈的戰斗,征服了居住在呼倫湖畔的塔塔兒部落。為防止北方部族南侵,成吉思汗在呼倫湖北修筑了著名的“成吉思汗邊堡”,即“蒙古長城”。邊堡東迄俄羅斯外貝加爾斯克東部,橫越中國境內呼倫湖北蜿蜒西去,進入蒙古人民共和國境內,東西長達上千公里。當年是一項耗工費時的巨大工程。經過近八個世紀風雨的侵襲剝蝕,如今在我們腳下的邊堡城垣早已頹塌殘破,只剩下一條依稀可辨的遺址。但勇武善戰的蒙古民族卻以在成吉思汗及其后繼者率領下建立的橫跨歐、亞兩大洲,疆域遼闊的蒙元大帝國,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留下了自己巨大,不可磨滅的足跡。今天,盤馬彎弓的時代已經過去,蒙古民族以平等一員的身份加入了中華民族大家庭,用辛勤勞動創造著自己美好的生活。呼倫湖也迎來了自己最美麗的時光。

          汽車離開呼倫湖回返了。望著西斜的陽光下,在綠色錦緞一樣的湖邊草地上緩緩流動的牛、馬、羊群,我靜靜陷入沉思。我多次拜訪過風姿綽約、游人如織的杭州西湖;也領略過煙波浩淼,漁帆點點的太湖、洞庭湖、鄱陽湖風光;遠在祖國南疆的滇池、洱海也曾以四季常青的碧水青山和迷離動人的神話傳說令我流連忘返。但是呼倫湖卻以它蒼莽豪壯的逼人氣勢和無假修飾的蒙族健兒般的雄闊自然之美深深打動著我。在祖國眾多的姊妹湖泊中,呼倫湖地處北疆,歷史上長期處在蒙、滿等少數民族治下,人煙稀少,交通不便。在中國以漢文化為主體的文學史上,少有題詠呼倫湖的傳世章篇。但對于從歷史上久遠年代便逐水草而居的蒙古民族,呼倫湖卻顯示出無與倫比的重要性。呼倫湖不計名位,年復一年,無私奉獻著自己豐饒的水產,默默無語以自己的湖水浸潤著草原,千百年如一日哺育著勤勞勇敢的蒙古民族。呼倫湖的泱泱風范令人景仰贊嘆,使人受到激勵和啟迪。我深信,在現代化經濟建設的大潮中,呼倫湖——這顆鑲嵌在祖國北疆草原上的明珠,一定會放射出更加奪目的光彩。

        (注:以上四篇摘自網絡)

         

         () 特 寫

        話說呼倫湖

         

         

         

        魅力無窮小河口

         

         在地圖上呼倫湖(達賚湖)宛若一葉扁舟,飄然于呼倫貝爾一望無際的草海中,猶如一顆明珠鑲嵌在美麗富饒的呼倫貝爾草原上。因此,有人稱她為北方第一湖,有人說她是草原一顆明珠。

        93,一個天高云淡的日子,我開始了造訪呼倫湖的行程。

        由呼倫湖集團公司出發,過靈泉不遠,但見一片蒼蒼茫茫,在我驚鴻一瞥之際,湖光兀然迎我于咫尺之間了。這是我此次之行的第一站——小河口。

        探尋為什么叫小河口,我被引自與湖水相連的達蘭鄂羅木河邊。這是一條入湖河流,入湖口僅為80米,是呼倫湖上3個入湖口(烏爾遜河、克魯倫河、達蘭鄂羅木河)最小的一個,故被稱為小河口。由于此處離集團公司所在地扎賚諾爾最近,1983年被開發為旅游景點。

        小河口位居呼倫湖最北端,站在岸邊可望東西兩岸逶迤的山巒,連綿的沙丘。沿湖岸舉目,雕龍刻鳳的長廊古亭與自然純樸的濤聲,烘托出一種詩的意境;裝潢考究的湖畔賓館與聳出水面的人工石島,營造出一種現代文明的氛圍;兒童樂園里,孩子的笑聲與湖中艇上游人的歌聲,編織出一種歡快的祥和;露天廣場振翅欲飛的天鵝與盤旋在湖面上的海鷗,制造出一種充滿生機的沉靜;立于湖畔手托明珠的飛天與飄蕩于草原的一泓碧水,構成呼倫湖草原明珠的主旋律。坐在石凳上靜望湖水,宛若一個滿身靈氣又不諳世俗的純情少女,那么寧靜自然,那么清麗單純,又那么坦誠善良。步入這方清靜之地似乎人也得到了凈化,浮躁的心漸漸沉靜。難怪近幾年這里的游人大增,不但有盟內的更有盟外甚至國外的,就連江南水鄉的人也專程趕到大草原,欣賞這幅天然未雕飾的大自然杰作。在集團公司辦公室,在湖畔賓館,讀葉劍英、李準、周南等人的題詞,便對呼倫湖有了更深一步理解。據介紹,近兩年7、8月份旅游高峰時,每天的游人多在23萬人。

        沿北岸的護岸湖堤東行,一片茂密的草地上散落著幾座別具特色的蒙古包,一塊白底紅字的牌子上寫著“情侶村”。當夕陽涂紅包頂時,那種溫馨浪漫的情調寫滿每座氈房。低聲吟唱的達蘭鄂羅木河恰在氈房后甩出一個月牙灣,這灣水域成了天然的垂釣園。放慢腳步生怕驚動垂釣者的我,不想與一位拎桶的長者撞了一個滿懷。他告訴我,近2年湖上的旅游項目越來越多了,從起初的湖水燉湖魚發展到水上餐廳、天然浴場、湖邊攝影、乘艇出游,特別是垂釣園,他說,花5元錢釣個夠的感覺真過癮。我了解到,服務項目的多元化,扭轉了11年虧損的局面,1994年盈利1萬元,1995年盈利25萬元,去年盈利55.6萬元,今年盈利超百萬已成定局。不過,全體職工干部仍在竭盡全力,湖邊上每一個旮旯都被收拾得一塵不染,他們要讓這泓未被污染的湖水走進每一位游人心中。高懸于賓館門上方的“文明號”牌匾已向人們細訴了湖畔工作人員為保護環境傾注的熱情。

        塵世的喧囂,市井的嘈雜,俗界的紛擾都被圍繞湖濱的達蘭鄂羅木河隔在桃花溪外了。這里只有風聲、水聲、鳥的啼鳴聲,讓人以后縱然浪跡天涯也還記得這里。

        這里的湖水也象是在思維。它有時迷蒙有時清朗;有時像明月秋風那樣的冷靜,有時又像彤云密布那樣的沉重;有時像微風細浪一樣的思緒起伏,有時又像波濤拍岸似的心情激越,摤摰囊汇^新月從湖岸的沙丘中朝這邊殷勤地望過來,坐在湖邊古亭的石桌旁,與湖水對話便有了如上的感覺。聽著湖水的拍岸聲,玲瓏的彎月給小河口的夜再添一重幽謐,一重深層含義。蓮步依依而至湖上的新月,儼然一把銀梳,將湖水理成柔柔媚媚的一瀑秀發,將古亭漫抹得俊逸年輕。此情此景伴著舞廳中傳出的悠揚歌聲,構成一曲絕妙的綠島小夜曲。此時此刻,無論是誰都會脫口說出,最美不過呼倫湖的夜,最好的去處當屬小河口。

        小河口雖美,但呼倫湖集團公司認為還未美到極度。今年,呼倫湖集團公司投入150萬元修整完善了一些硬環境建設項目。相信魅力無窮的小河口定能吸引國內外的投資者紛至沓來。

         

        成吉思汗拴馬樁

         

        這就是我渴慕已久的成吉思汗拴馬樁嗎?

        煙波浩淼的湖水在這里走了一個“山”字,一座綠島靜臥湖水之中。這是一處三面環水的峭壁,它南臨一湖碧水,石壁嶙峋峭拔,光滑如刀削;北、東面呈陡坡下臨湖灣,只有其西部為緩坡與湖岸相連。山崖南邊10余米的湖水里,一座高10米左右、周長15米左右的柱石突兀而立。柱石呈不規則形,上細下粗,石紋條條,縱橫交錯,石縫間筑有鳥巢,時有水鳥飛出,盤旋湖上。這柱石就是成吉思汗拴馬樁。

        95上午,我們告別了烏蘭布冷泡之后,就一路西尋到此,遠遠地那水中柱石就映入眼簾,驚喜之中,我們不約而同喊出了——拴馬樁。閆師傅加大了油門,汽車如飛一般駛向成吉思汗小憩之地。拾后人砌筑的臺階,興奮地登水中綠島,為的是要親眼看看那一段被凝固住了的歷史煙云。

        迎著風,我坐在高高的的岸畔上,凝望靜立水中的柱石。湖水拍打柱石激起的浪花,為我送來一個遙遠的故事。

        歷史上,以呼倫湖和貝爾湖為中心的呼倫貝爾草原,一直是北方游牧民族生活的歷史舞臺,古往今來,很多民族曾在這里繁衍生息,交替游牧,呼倫湖區堪稱北方民族成長的搖籃。呼倫湖東岸的古城和滿洲里西部的古長城就是遼代和金代的遺存,而我腳下的成吉思汗拴馬樁則是成吉思汗統一蒙古草原時的見證。

        據史料記載,成吉思汗在統一蒙古草原時,打回呼倫湖區,利用優勢的自然條件,進行統一戰爭。成吉思汗在進入以呼倫湖為中心的呼倫貝爾草原之前,始終局限于外蒙古高原的肯特山區,當呼倫貝爾落入成吉思汗之手之后,使他如虎添翼。成吉思汗把呼倫湖區當做自己建國的基地,每逢軍事不利,年歲荒歉,他便遷居這里牧居,養精蓄銳,以待時機。由于呼倫貝爾草原為他提供了大量的戰馬和牛羊,還有無數的赳赳騎士,使他擁有了強大的軍事力量,并在呼倫貝爾草原上發動了幾次決定性戰役,滅掉了牧居在哈拉哈河和貝爾湖一帶的世仇塔塔爾部,戰勝了政敵扎木合。從此,蒙古高原上各集團之間多年來勢力均衡的局面被打破了。于是,成吉思汗從東向西,只用了幾年的時間,便完成統一蒙古草原的大業。

        傳說,成吉思汗在為統一大業馳騁北疆的時候,經常到呼倫湖那座三面環水的綠島上歇腳,水中的柱石就成了他拴馬的樁子。成吉思汗拴馬樁由此得名。

        傳說終歸為傳說,誰能相信成吉思汗會走下陡峭的崖壁,將戰馬拴在水深幾米的柱石上。我知道,這只不過是后人為紀念這位民族英雄編織的美麗故事。然而,即便是后人的杜撰,卻顯示著歷史演進過程中的本來面貌,每一個愿意駐足讀它的人,都感受著天荒地老。作為呼倫湖的一景,它的確很美,那些愛好攝影的人們不辭辛苦專程趕來為它拍照,許多雜志以封面的形式將它傳播到祖國各地。

        但,當我走近它的時候,我發現吸引我的不僅僅是美,用美是不宜形容它的,也過于淺薄和輕巧了。它以億年不變的面目,使人觀后心靈悸動,從而加深了它的凝重,它實際上已經化為某種象征了?吹剿,就極容易讓人想起成吉思汗彎弓射大雕的英姿,想起一個游牧民族,一種民族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我良久地在崖上站著,尋覓著古戰場的硝煙。湖面上兩艘魚船向這邊駛來,隨行的呼倫湖集團宣傳部的楊道民告訴我,湖里的浪太大了,魚船沒法繼續作業,到拴馬樁避風。陡峭石崖制造出的這灣“山”字水域的確是天然的避風港,據說去年湖上起大風“呼倫號”與“貝爾號”在此度過77夜,談起這事,至今兩位船長還直勁感謝老天為他們創造的這一避難場所。

        登至崖頂,茵茵綠草之上有六角涼亭聳立,不用問這是現代文化的產物,它與拴馬樁見證著歷史一樣,見證著人類走向文明的腳步。為了開發旅游資源,新右旗在綠島上建了涼亭,修了大門。然而,它畢竟遙遠了些,因此,良好的初衷只能作為一處景點存留在湖邊山崖之上。不過,這里確也留下了許多名人,文人的足跡,布赫曾專為拴馬樁賦詩一首:草原頂天柱,湖中一劍峰,成祖戰馬烈,馬樁百代空。然而,遺憾的是,即便如此遙遠之地,也有人拋雜物于草地,也有人刻字于亭柱,也有人踩腳印于石桌凳。

         

        呼倫湖上拖蝦船

         

        前幾篇報道中多次提過“拖蝦”。這話顯然很專業。但這蝦究竟怎么個拖法,在這之前我也是稀里糊涂。曾幾次想與拖蝦船出趟湖,因為蝦船早出晚歸始終未能如愿?唆攤惡臃止静贿h的湖面上有幾只拖蝦船飄來蕩去,在水上警察的幫助下,我終于登上了船。

        那是95日下午3點多鐘,寂靜了一上午的湖有些不耐煩了,在風的摻合下竟一浪壓一浪地向岸邊涌來,隨浪翻滾的鷗鳥一會兒浮在浪尖上,一會兒埋入水中。我們乘坐的快艇似在云水之間穿行,在波濤之上飄蕩,我緊張地抓住船舷,任濺起的水花劈頭蓋腦地打在臉上、身上。與我相比駕艇警察實在是輕松加愉快,他竟然在風浪中燃起一根煙。聽他說,只有這種天氣才能真正體會到劈波斬浪滋味。盡管我至今想起那段航行路仍有些怕,但我卻很感謝為我創造這次航行的人們。

        經過半個小時心驚膽顫的航行,我們的快艇追上了一條拖蝦的鐵制機船。兩船相靠,左右搖擺之中,我們戰兢兢地在起伏不平的湖面上,體驗轉乘的感覺。

        正在作業的拖蝦船走的很慢,因此沒了剛才“劈波斬浪”的滋味,倒有了“小船悠悠”的詩意。拖蝦船上共3人,船長:趙長生,駕駛員:史春良,船員:張德全。他們都穿著水衩,奇怪的是,只一肩掛著背帶,另一個背帶下垂在腋下。說是為了自救,萬一水灌進水衩一個帶在肩上很容易摘掉。剛剛上船就長了見識,我有些窮追不舍地拓展了提問的內容。

        原來用船拖蝦是今年呼倫湖集團開展的水上作業新項目,過去的捕蝦方法叫推蝦。在遠離分公司的湖邊搭起一個能容納3、4個人的帳篷或小馬架,找一塊平地用黃泥抹平做晾蝦用。因為秀麗白蝦御敵能力差,只能在夜間風平浪靜的時候來岸邊覓食,推蝦生產也只能在夜間進行。推蝦人員身穿水衩,身后拖一木箱,將裝配在網桿上的網具置于水中,沿湖岸線水域悄悄向前推進。推進中,全憑生產人員的感覺來判斷網里的蝦多少,決定推進的長短。我雖沒看見推蝦人員的工作場面,但在一個叫大沙圈的地方,遇到一個推蝦小組,他們或躺或臥在板房內等待著天黑。在與他們的交談中感受到用“吃苦耐勞”形容他們的工作一點也不過份。

        與推蝦相比拖蝦就屬現代化了。聽說這項技術是由山東東平湖引進的。它最大的特點是變人推為船拖,變黑天作業為白天干活。拖蝦船三分之二處的兩船旁各有一個洞,10米長的鐵桿橫穿兩洞,鐵桿兩端各拖一合網,船尾用繩索走成人字形,有一合網緊隨其后,船上仨人每人負責一合網,隔1小時起一次網,等待起網的1小時,船上的人顯得很悠閑,不過這種“悠閑”所付出的辛苦,不是所有的人能承受得了的。盡管他們說,用船拖蝦勞動強度減輕了,工作效率提高了,產量增多了,他們知足了。但從每個人黝黑的臉上,粗糙的手上,干裂的唇上便可體會到他們付出的辛勞。

        已經是午后3點多鐘了,這幾位還沒吃中午飯,“廚房”設在船頭,是用一塊纖維布搭制而成,鐵爐子、煤筐、油、鹽、醬、醋,把廚房塞得很滿。張德全正忙著烙油餅,一盆切好的土豆絲里有綠色的青椒點綴。水鳥相隨,魚群相伴,悠悠小船裊裊炊煙,此情此景烘托出一種幽寂、開闊的氛圍,令人陶醉,王籍那句“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庇迷诖颂幨窃偾‘敳贿^了。然而,此種心情只屬于偶來乘船游玩的人。對于船上的人來說,這是完全意義上的“風餐露宿”。小張很麻利地烙好餅,炒好菜,他戴上膠皮手套站在橫桿左邊,趙長生在右邊、史春良站在船尾。要起網了,我們都興奮地站了起來。

        網被慢慢地拉出水面!罢婷腊!”我們幾乎異口同聲。白的透亮,小的玲瓏,兩個長長的蝦須,象少女彎彎的細眉,兩只晶瑩的黑眼睛,透著少女般的靈秀。據說這是呼倫湖的特產,它以豐富的營養備受青睞,煮熟晾干便有人不畏千里之遙,汽運大江南。

        拖上來的蝦被裝在花筐里,足足3大筐,船上人說:“風大,這網不算多”。網又被撒到湖里,船上人開始吃“午飯”,不便再打攪,轉乘快艇準備返程。

         

        獨具風韻貝爾湖

         

        飽嘗了一天顛簸和一路風塵之后,終于在95日晚830分,踏上呼倫湖東南岸貝爾湖西岸的貝爾湖分公司。拜訪貝爾湖分公司不是因為它屬呼倫湖集團,而是因為呼倫湖與貝爾湖的不可分割,是那條連接兩湖猶如銀色束帶一般的烏爾遜河的牽引。

        貝爾湖與呼倫湖堪稱姊妹湖,位于新巴爾虎右旗南端,十五分之十四的湖面屬于蒙古,十五分之一歸新右旗所轄,長約30公里,在610平方公里的湖面上有7家隸屬關系不同的經營者。因此,貝爾湖有完全不同于呼倫湖的風韻。

        貝爾湖分公司建于1973年,是貝爾湖上的大漁場,有9公里長的生產作業區。與呼倫湖上的捕撈分公司相比,這里的經營面積顯然小了許多,但經濟效益卻不錯。分公司書記富凱英說,效益好的原因,一是貝爾湖資源好;二是產銷直接見面,減少了許多中間環節。比起其它分公司,這里的確充滿了濃濃的市場意識,就連捕撈方法也是目前最先進的——插箔。這種技術是從山東東平縣引進的,一排排錯落有致的木樁下固定著網兜,它的原理很象幼兒園里的迷宮,魚只要進去就很難出來,聽說還沒有一種魚聰明到能找到出路而逃生。大凡“死里逃生”的都是那些尺碼達不到捕撈要求的小魚。網箔一天起一次,有風有浪的天氣則兩天一次。富書記說,貝爾湖的大魚日漸減少,過去40多公斤重的大魚現在一條也看不見了。10多公斤的偶爾還能打上來。這是貝爾湖對捕魚者的嘲弄,還是魚兒對其國土的背叛?!近幾年,水里的魚也采取了防范措施,不到萬不得已,不敢輕易在北方水域進食。有人說,不是貝爾湖的魚少了,而是捕魚的人增多了,技術先進了,網具密度加大了,再加上機動船只噪音和油料的污染,致使魚群不敢靠近我方一側水域。

        貝爾湖岸比呼倫湖岸熱鬧,沿岸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恰似一個自然形成的集貿市場。說起魚價,分公司領導那可是了如指掌,那些被在充氧膠袋送往沈陽、大慶、長春、牡丹江等地的活魚為分公司創造了可觀的收入。一種深受南方人喜愛的“貝氏餐條”近2年也成為分公司的主產品,這是一種能長到12公分的小型經濟魚,是貝爾湖的特產,出水價1200元一噸。南方人帶飯時將魚干鋪在米飯上面一起蒸,菜飯都有了。每年夏季收購者都在湖邊設點,將出水的“貝氏餐條”放在小網目的網片上晾干,打包后運往湖南、湖北、江蘇、浙江等地。我們去時,貝爾湖分公司已出售“貝氏餐條”200噸。本著“互惠互利”的經營原則,貝爾湖分公司與許多長期客戶建立了友好關系,去年,這個分公司盈利80多萬元,今年的目標是超百萬元。

        聽說每天起箔都在東方破曉之時。于是,當湖面露出曙光,我們就奔湖而去。湖天一色的水面有水鳥棲身網箔樁上,與湖一起靜等日頭。五點四十分,日頭瞇著眼拋出桔色秀發,浮散在水平線上,攤開成彩繪溶釋后,才冉冉探頭露臉。開始還矜持緋紅,越往上升竟奢麗起來,臉全都亮出時,圓潤閃耀得刺目。一霎眼,幾只水鳥驚叫起來,飛入湖水與風的和聲里,高亢、清脆、優柔三重奏,婉婉轉轉送給日頭聽,漸遠漸稀。不見起箔的棹船,這令我們很失望,但意外地收獲了日出,目睹了貝爾湖的另一種風韻,卻令我們驚喜良久。

        踩著濤聲,我們沿岸向西,湖水忙著和陽光打交道,我們採不起陽光,就留在沙灘上矚望。貝爾湖與呼倫湖有許多不同,貝爾湖的水清澈見底,給人一種坦蕩之感;呼倫湖的水雖清卻望不見底,有一種高深莫測之意。呼倫湖水域屬獨家經營,統一、規范、有序是她的特點,貝爾湖屬多家經營,管理機構龐大到了幾十家,“監督、檢查、指導”便是家常便飯。家家都管,人人伸手,致使貝爾湖漁業生產管理混亂,給私捕濫撈者造成了可乘之機。同時也給邊界管理增加了難度,盡管邊防某部加大執勤力度、密度,每年還有涉外事件發生。

        人們之所以將視線移至貝爾湖,毫無疑問,這里的魅力在于資源,這里的魅力在于風韻,這里的魅力在于神秘。我想既然貝爾湖給我們提供了良好的自然資源,我們就應該合理地利用、開發、保護。珍惜吧,屬我們這片寶貴的十五分之一的貝爾湖資源。

        魚少水肥話結構

         

        呼倫湖有著豐富的資源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誰能說清她“豐富”到了什么程度?呼倫湖是全國少有的未被污染的湖泊這點不假,然而,誰能準確地說出她到底有多凈?或許我的問題過于較真,然而,這確是不可回避的。

        當我踏上呼倫湖做繞湖采訪的那時起,映入我眼簾的不光是湖光山色,縈繞我腦海的也不單是波光粼粼雁叫聲聲。

        湖東岸冒著余煙殘留的打魚窩棚,留在水上警察額頭的疤痕,黎明時分飄蕩在湖中的膠圈,還有湖邊人燒水時壺里要先放上茶。特別是那個大魚比重為15%的數字,無時無刻不令我困惑令我茫然。

        呼倫湖的美麗富足令我們驕傲,那么,延續驕傲則是人類不可推卸的責任。

        還沒走近湖邊就聽人說,呼倫湖以“大、活、肥、潔”著稱全國!按蟆笔呛魝惡拿娣e2339平方公里,為中國北方第一大湖,相當于呼倫貝爾盟總耕地面積的1/3;“活”是湖內有烏爾遜河、克魯倫河和達蘭鄂羅木河注入,不是死水湖;“肥”是湖面和注入湖中的各河流位于牧區,湖畔和河岸牧草繁茂,牲畜的糞便多流入湖中,是魚類的天然餌料;“潔”是湖區各河流基本沒有污染,是少有的一塊凈土。這四大特點在我近一個星期的采訪中一一得到證實。

        不過,呼倫湖的魚遠沒有過去多了,且大魚比重下降,最低年份達到了4.6%,這也是不可爭辯的事實。有人回憶1960 年以前呼倫湖的魚成群結隊的游,用筐就能拎上魚來,每年產量穩定在55006500噸,幾乎都是優質魚,三年自然災害提出打萬噸魚做貢獻的口號,呼倫湖連續2年產量達9900噸,生態平衡遭到破壞,漁源大幅度下降。到了70年代湖邊開始出現私捕濫撈大軍,1989年的調查顯示,有19個省市自治區的3000多人靠湖發財,每年有10002000噸的魚被私捕濫撈者通過各種手段運往內地,企業每年白白流失1千萬元不說,大魚的比重急劇下降,1990年大魚比重由1984年的44.7%下降到4.6%。

        顯然,呼倫湖的資源由于掠奪性捕撈而減少,盡管橫向比較她的資源仍豐富于其它污染嚴重的湖泊,縱向比較豐富二字就過于單薄了。為了保護這塊資源,獨家經營后的呼倫湖集團加大了管護力度,水上警察一次次冒著生命危險收繳船只網具,不分白天黑夜地巡護在湖邊葦叢。近2年私捕濫撈的隊伍由集中變為分散,由兵團作業變為游擊戰。不過,從那一排排棄在岸邊如同沙坑的居住舊址可以看出當年這支隊伍的陣容。在管理的同時,呼倫湖集團采取了捕養并舉的措施,不夠尺寸的小魚捕上后一律放生。在全體職工的努力下,自1990年大魚的比重開始回升,現在上升到15%,雖說離專家所說的合理結構尚差很遠,但這種上升趨勢著實令人興奮。

        然而,生物鏈的破壞造成了湖中生物結構的失衡,由此產生的便是自然形成的污染,呼倫湖集團水產環?蒲兴呐O蚕檎f,他們從1984年就開始跟蹤湖水的調查,結果發現呼倫湖的水已“富營養化了”。

        這是我此次采訪學到的一個新名詞,起初我還以為是有益的化學過程,后來才知道這詞是指水中磷和氮含量過高,導致藻類爆發生長。這種藻類可以改變水質,嚴重時湖水變臭,不能供人取用,甚至魚蝦都活不了!皟H因為湖中魚的數量減少了,湖水就變質?”望著我一臉的茫然,牛喜祥進一步解釋到,魚少了水自然變肥了,就象休閑地一樣,不種莊稼,肯定長草。

        對呼倫湖來說,調整水中生物結構是防止“富營養化”加劇的唯一辦法。配合捕養結合,這幾年呼倫湖人每年都往湖中投放數萬尾白鰱、花白鰱魚,據說,這種魚長的快并且喜食藻類。

        作為資源,呼倫湖不僅僅屬于呼倫湖集團,它應屬于呼盟乃至國家。合理地利用、開發、保護應該是全社會的事。在此,記者呈請有關部門關注一下呼倫湖的生態,使這泓草原上的碧水永續利用。

         

        烏蘭布冷銀魚家

         

        在五號分場加足油喝飽水的車,載我們啟程向西,草原上的路縱橫交錯,唯恐司機師傅一不小心走錯了,每當看見湖的身影便少了一份擔心。其實我的擔心實為多余,以后的事實證明了司機閆師傅“行路于草原只要認準方向就沒錯”的話是極其正確。草原上的路與城市的柏油路、鄉村的沙石路的區別在于:平坦、柔軟、舒適。舉目四望,草原的早晨,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景象。

        大概因為草原的吸引,在兩個山坡之間,呼倫湖突然伸手與草原相握。這就是我們采訪計劃中的烏蘭布冷泡。

        烏蘭布冷是通連呼倫湖的5個湖泡之一,也稱阿楞多爾莫湖,面積1萬余畝,平均水深3米,在泡子的北面有清泉注入。

        是湖水戀著草原還是草原依戀湖水,這是一個難以探尋的秘密。不過,呼倫湖突然甩出的這個大彎,為自己增添了幾分嫵媚,幾多柔情。湖岸線在此變得優美曲折,像窈窕淑女如柳的腰肢;湖水在此變得安詳平靜,像美女晨妝時開啟的明凈的鏡面。高空的白云和滴翠的青山倒映水中,把湖光天影融為晶瑩的一體,真乃水天空闊,萬頃一碧。在這幽靜之處,但見,雙雙野鴨游弋,點破碧琉璃;兩兩魚鷹驚起,劃開青翡翠。于是便想,如此之美卻“久居深閨”,著實是一種美的浪費,如“生”在南方她定會被裝扮得婀娜多姿光彩照人,上門“求婚”者定會如云似潮。不過,那樣她也許會玷污在商品的海洋中。

        帶著這種難以名狀的復雜心情走近烏蘭布冷,我發現與呼倫湖相通的地方筑起一道堤。堤壩尚未完工,有拿工具的人在堤壩上做著最后的填平補齊。我們的車停在了泡子北邊的那間土房旁,與幾位操外地口音的人攀談,得知,他們是受雇到此養大銀魚的,筑堤的目的是防止放養在烏蘭布冷泡里的銀魚游到呼倫湖。

        近幾年來,呼倫湖人越來越關注身邊的資源,他們知道唯有資源是企業賴以生存的條件。為了保護資源合理利用資源,夏天他們除采取限量捕撈外,冬季要在網眼的一邊打一個冰眼,把不夠規模的小魚放掉。1995年又把眼光從水中資源轉移到水資源,內蒙古岱海養殖大銀魚的經驗被引至呼倫湖,400萬尾大銀魚卵于199512月投放到新開湖試養。去年7月寄予厚望的人們投網于新開湖,結果未見銀魚蹤影。據科研部門人講,這魚十有八九進了呼倫湖,偌大的湖里,找那么“幾條”小魚實為難事,聰明的人便想出筑壩投魚的新招數。

        其實,大銀魚并不大,最大能長到20公分,該魚的特點是高營養、高蛋白、高價格,每噸售價在12萬元左右,主要市場在日本。身價如此之高的小魚調動了我一睹“芳容”的渴望,五號分場的書記滿足了我的好奇心,盡管是裝在瓶子里的死魚,但刀形的軀體那種透亮的白,很容易讓人將它與“高貴”、“圣潔”連在一起,不說食用還是觀賞都很有價值。我想,烏蘭布冷泡因有了它的存在會愈發地魅力無窮。

        巧遇呼倫湖集團水產環?蒲兴呐O蚕,從他那里,進一步了解到了大銀魚的一些情況。他說,經過多次試驗,這是一種適合在寒冷地區生長的魚種,其經濟價值非?捎^,就烏蘭布冷水面面積,一年可創產值1千萬元?磥矸硼B大銀魚是呼倫湖人發展經濟、轉化資源優勢的一條路子。

        聽說銀魚雖小但很兇猛,4—5公分之前易受到其它魚的傷害,4—5公分之后靠快捷的游速擺脫了大魚的威脅,而那些小魚、小蝦,特別是魚卵在它面前卻難逃劫難。不敢放入呼倫湖的原因一是怕小的時候別的魚傷它,二是怕它的介入影響其它魚類的繁殖生長。攔河筑壩的道理就在于此。

        現在已成為大銀魚之家的烏蘭布冷泡,以其溫柔與耐心呵護著3600萬尾銀魚茁壯成長,聽養魚人說,前段時間打過一網,魚已長到了14—15公分,12月份出水時長到20公分不成問題。據講,這魚還有一個“春蠶到死絲方盡”的特點,每年12月份產卵后結束自己的生命。因此,每年一次的捕撈期必須定在產卵之前,捕撈上岸的工作是將卵擠出后馬上投入水中。磨拳擦掌的呼倫湖人正在等待著捕撈時刻的到來。我們在期待喜訊傳來的同時,為呼倫湖集團合理利用資源的舉措叫絕,也為烏蘭布冷這灣鮮為人知的水域從此將被世人矚目而高興。

         

        蘆葦蕩里打魚人

         

        寫下這個題目,我眼前就不時地晃動著茫茫的蘆葦,晃動著蘆塘中不遮風寒的小屋,晃動著祥子媳婦想孩子的那雙淚眼。

        沒上孤島的時候,就聽人講了許多島上曾經發生過的驚心動魄的故事,而那些至今仍與水上警察周旋于蘆葦蕩里的打魚人,卻引起了我們深入采訪的興趣。聽說要打入“敵人”內部,好多人相勸,那可去不得,沒有警察跟著輕則挨罵重則挨打。然而記者的責任告訴我們,縱有千難萬險也要去,謝過好心人,登上孤島的第一件事就是正面接觸蘆葦蕩里打魚人。

        穿上水靴、棉袱、乘巡邏艇沿蘆葦邊上航行,折騰累了的湖水此時安靜了許多,如血的夕陽披一層淡紅的輕紗于湖水,輕盈的小艇劃一道美麗的弧線于湖面。

        離水不遠岸邊飄來縷縷青煙,“有情況”。小艇輕輕靠岸,遠遠地看男男女女數人向洼地走去,大概見上岸的只有我和烏林奇,便又折身迎我們走來。說實在的,那一刻真有點緊張:“不會把我們怎么樣吧?”“不會,我們又不‘侵犯’他們”,烏林奇很男子漢地安慰著我,但從聲音里,我仍聽出了他也有點心虛。越來越近,在相距10米左右的地方,雙方都住了腳。4個男的2個女的一字排開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我倆,望著草地上冒煙的鐵爐子:“做飯呢?”我極友好地打破了僵局,停下的腳步開始移動,當他們知道我們就是想與他們聊聊的記者時,便紛紛圍攏過來。

        今年30歲的祥子,看上去不像打魚的,白白凈凈的臉膛倒像是個書生,但令人遺憾的是,他連小學都沒讀完。他是黑龍江伊春人,在家也靠打魚為生,近幾年家鄉的河水嚴重污染,魚越來越少,加上今年春天天旱,河水回落魚更不好打了。聽一位倒魚的老板說呼倫湖有打不盡的魚,61日,把兩個孩子托付給母親,攜妻帶網來到湖邊。他深深地嘆了口氣說:我們這不能算做打魚,應該說是偷魚,這是違法的,之所以住在這,是因為蘆葦多好藏身,這點錢掙的不易啊。

        說到孩子,祥子媳婦已是滿眼淚水,她說,兩個孩子大的10歲,小的6歲,從上了這個島就如與世隔絕一般,半年了孩子的消息一點也不知道,她一遍遍地說,掙夠路費就回家,以后不會再來了。

        除祥子夫婦外,其他的人多數是附近牧民,靠湖吃湖使他們對湖水產生了依賴感,每年春天就自覺不自覺地將腳步移向湖邊。去年,何長江被炸了4條船,馬軍、永和等人被警察起走的網已不計其數,半臥在草地上的馬軍說,有點辦法不會來遭這個罪,冒這個險。

        環視四周,四個用塑料布搭成的拱形小屋矮到了只能爬進去的躺下,祥子夫婦的鋪蓋還算多些,有的小屋就是在草地上鋪塊小幅帆布。每個屋前都支著一個用破舊水桶改制的鐵爐子,爐子旁堆著從草地拾來的牛糞。正值做晚飯的時候,縈繞小屋的炊煙,彌漫草原的飯香,為這些背井離鄉的人送來片刻家的溫馨。

        “前不著村后不著店,打上的魚怎么出手呢?”原來,這些看似單兵作戰的打魚人家的背后,有一個“老板”在操縱,定時收購并捎來打魚人所需的生活物品,為遠道來的人家提供捕撈工具,祥子家的船就是老板提供的,不幸的是前不久船丟了,為此祥子損失了1000多元。

        鋌而走險的人還不只這些,我們在孤島另一處蘆葦較為集中的地方,又發現了幾頂白塑料房,小房在陽光下閃著光卻沒有接近的路可走。正當我們為腳下不知深淺的水犯難時,一個聲音在我們身后響起:“想過去嗎,我給帶路!痹瓉砻苊軐崒嵉奶J葦中有一條旱路,這個地方比祥子他們那地方還要隱蔽。

        3個女的和幾個男的正坐在地上干活,上前打聽,他們是在拴一種叫鈍鉤的捕魚工具。在能拴50006000個鈍鉤的線繩上,每隔一米拴一個用鐵絲自制的鉤并在鉤的上方拴一小塊豆餅為誘餌,這是一種極為隱蔽的捕撈工具,每晚下至湖里,早晨起出每鉤幾乎都有戰利品。

        3個女的是從距此20多里地的六村雇來的,主要工作是拴鈍鉤,每拴一個工錢為3分錢。幾個男的是吉林省松原市扶余縣四馬架鄉蘇家屯的。據說,蘇家屯人打魚是行家里手,他們幾個以技術和網具入股于山東煙臺的宋萬里,由此看來,這還是一個股份合作制“打魚企業”。

        為我們帶路的人就是宋萬里,今年27歲,一臉的狡詐。他稱在呼倫湖上打魚有3個年頭了,與祥子他們相比,宋萬里可是產供銷一條龍。他說,這幾年呼倫湖加大了管理力度,私捕濫撈者的日子一天難過一天,這不,剛剛找了個背靜之處又被發現了。據說,他今年就被炸了7條船,他一再表示明天就走,不會再干了。他的話可信程度有多大,我們心里自然明白。

        告別蘆葦蕩里的人,回返的腳步很重。這些吃常人吃不了的苦,遭常人遭不了的罪,擔常人擔不了的風險的人,究竟為什么?答案很難也很簡單,難的說不清楚,簡單的不言而喻。

         

        漁舟歸帆云外來

         

        在做環湖采訪的時候,總能看到兩艘大船相伴于呼倫湖面上,有人告訴我,呼倫湖集團明水期捕魚的主要工具就是這兩艘大船。912日下午4點,有幸登上“呼倫號”,一天兩夜的航行,不僅讓我領略了湖上的風光,也體會到了收獲的喜悅與風里行浪里趕的澀澀酸苦。

        “呼倫號”載著我們與遠處的“貝爾號”會合,當兩艘船靠在一起的時候,“呼倫號”的船長拉響了下網的鈴聲,大付、二付、輪機長、大管輪、二管輪、船員各就各位,偌大的網被送入水中,與此同時網一端的繩索拋到“貝爾號”上,兩船開始拉大距離,大約相距150米,兩船拉網的鐵線呈人字形,網在兩船中間張開最大面積。為了追趕那飄忽不定的魚群,在這四顧茫茫的湖面,兩船緩緩向前。剩下的2小時是船上靜等起網的時光。

        我認真地“視察”了船的設施。中層為休息間、廚房、衛生間,下層是上下鋪的宿舍,底層是機房,最上層是舵倉,舵手坐在一把椅子上兩眼一刻不離前方水面,不時地拿起望遠鏡了望,那情景不由的令人想起“左滿舵”、“滿舵左”的影視畫面。

        好奇心尚未得到滿足,伴隨著頭暈開始惡心,船上人說這是暈船,幾乎每個船員都經歷過這種如同重感冒似的煎熬。有人建議我上甲板上站站,說讓風吹吹或許好些。立于寬厚的甲板,大船橫波,切過波光粼粼水面,讓人頓生一種如坐艨艟的感覺,溫柔的夕陽下,不知從什么地方忽然飛來一只白色的水鳥,由遠而近,由高而低,接著又是一只,無數只水鳥,在船行的前方匯合了,它們在天空和湖面之間,盤旋、穿飛、歡叫。在一片鳥的喧嘩之中,湖活了,天活了。

        一聲鈴響,船上人穿上水衩分立后甲板兩側,要起網了,我們站在高高的倉頂上,等候令人激動的一幕。

        兩船漸漸靠攏,“貝爾號”把那端繩索拋過來,“呼倫號”上的人分工明確地松繩、掛鉤。拖網,沉重得猶如一座冰山,吃力地被拉出水面,絞盤機把它高高吊起,我看到每個網眼里,都嵌滿了活蹦亂跳的魚。當網底那根繩子被用力抽掉,甲板像下雨,我們興奮地鼓起掌,馬老師不失時機地按動了快門!昂魝愄枴逼鹁W的時候,“貝爾號”把另一合網投下湖去,拖網上前的“呼倫號”開始忙碌起來,他們把個大的鯉魚、鲇魚挑揀出來送到船頭,兩個充氧的塑料水箱里,把尺寸小的放回湖中,把魚網后面蝦包中的小白魚挑揀了出來,廚房師傅將蝦投入沸水中一鍋一鍋地加工起來。喜悅減輕我的暈船感,竟然站在魚堆里礙手礙腳地幫起忙來。

        風平浪靜,猶如搖籃的湖面,突然間起風了,那輪明月不知什么時候躲進了云層,磨拳擦掌準備干一夜的船上人頓時泄了氣,他們說:“貝爾號” 起網后就得找背風的地方拋錨了。于祿亮船長說,湖上超過6級風就不能作業了,十幾年的打魚生涯不知經過了多少次的風浪考驗。

        停下來的船隨著風浪左搖右擺,躺在船上人為我們讓出的床鋪上,在濤聲的伴奏下漸入夢鄉。一覺醒來已是旭日東升,不知何時船已起錨,走進舵倉,聚精會神掌舵的船長告訴我,兩艘大船每年的作業時間都是起早貪黑。過去魚多一網能打78噸,現在一網打1噸魚就不錯了。為了提高效益,船上人想出養活魚的辦法!翱嗍强嗔它c,干慣了也就不算啥了!贝L輕描淡寫地說。

        913晚,一輪明月把湖水照得通亮,難得的月色使船上的人欣喜,他們迅速分了兩個班,看來夜戰已成定局。水中的月亮更大更圓,更富有詩意,更撩人情思,望著這輪明月,我才真正感到盛產月光的地方應該是呼倫湖。不過,“湖天萬頃月,春雨一州花”,充其量是自然景色的描寫,那些披星戴月在呼倫湖上大寫人生的捕魚人,有著月般高潔的情操和品德,這才是最最值得景仰的人文景觀啊!

        當最后一網傾倒甲板上,甲板堆成小山,朝霞中“呼倫”、“貝爾”號駛入小河口!暗郊伊恕陛啓C長姚軍的提示,使我們頓生一種留戀之意,帶著一身魚腥,我們和船上人話別。卸完魚“呼倫”、“貝爾”號又要起錨。

        衷心地祝愿,呼倫湖上打魚人一帆風順!


         


        上一篇:散文(六)

        下一篇:解說詞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打印本頁
         
         
        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图片_黄床大全无遮羞超污30分钟_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不卡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AV专区

        <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