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3.        
        |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企業動態   |    漁業生產   |    生態旅游   |    品牌產品   |    資源管護   |    人文歷史   |    政策法規   |    下屬機構   |    視頻音頻   |   
        在線商城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文章
         

        相關專題


        ·專題1信息無

        ·專題2信息無
               網站首頁>>生態旅游>>傳說、藝文
          共有 6974 位讀者讀過此文   字體顏色:   【字體:放大 正常 縮小】    
        【雙擊鼠標左鍵自動滾屏】【圖片上滾動鼠標滾輪變焦圖片】    
         

        散文(三)

          發表日期:2015年7月30日          【編輯錄入:內蒙古呼倫貝爾呼倫湖漁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草原的明亮眼睛

        傲 騰

         

        在我們偉大祖國的東北疆域一片美麗富饒的草原,在她的中央鑲嵌著一汪清澈的湖泊。倘若把呼倫貝爾草原比作婀娜多姿的少女,那么達賚湖就是她明亮的眼睛。

        濱洲鐵路象凌駕于綠海中的鋼鐵大橋向草原腹地延伸,當你坐上火車運行到扎賚諾爾車站時,綠色草原的色調頓時改變,驀然閃出一片銀灰色亮光,如灑下的水銀一般掩蓋了草原——寬闊地達賚湖就這樣展現在你的眼前。當然它與偌大的呼倫貝爾草原比起來只不過是一泓泉水,靜靜地依偎著翠綠的草原,隨著輕風,閃動著銀白色的微波細浪。遠望湖心升騰著浩渺的煙霧,漸漸與天際融成一體。剛到草原的人看到這清淡雅致的景色,似乎感到站在大海之濱,不免惹起繾綣的情思。

        暖風融融的春天,湖面上漾起千萬道漣漪,她象惺松的睡眼;風和日麗的夏天,她波光粼粼,顯得充滿柔情;金風乍起的秋日,碧水微瀾,映照著高天朵朵白云,使人觸動情懷;隆冬,冰封湖面,寒光四射,她變得憂郁靜默。

        說達賚湖是呼倫貝草原的眼睛,不僅僅是比喻,因為她確確實實目睹過草原的興衰,各民族的交替。

        達賚湖約有一億年的歷史。今天,我們有誰見過那高大的猛犸象和東北野牛,又有誰能想象出在古典文獻中記載的珍貴“奇畜”     是什么樣子?我們在達賚湖看到過它們完整的“標本資料”。大約一萬年前,這些畜類在湖邊自由自在地徜徉、馳騁。它們覓食湖岸的牧草,暢飲湖水,寂靜的湖岸是它們生息繁衍的極好天然苑囿。又過了很久很久,一支強悍的北方少數民族的先驅出現在湖邊。他們狩獵時的吶喊聲,捕魚時的歌聲,采集野果時的歡樂聲打破了昔日的幽靜。從茂密的野林間時時飄散出氤氳的燒肉香味,一股股炊煙如白霧裊裊升入天際,給這里帶來了人間的生氣。1975年我們辛勤的文物工作者在離湖約13公里處,打開了一座歷史“檔案室”挖掘出三尊蒙古人種的頭骨及古代動物化石,經過科學鑒定,使這里的古代歷史得到了佐證。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也把達賚湖看得十分神圣。據說他遠離故鄉出征前在湖邊設祭壇,擺上整羊祭祀,突然湖水泛起白色的浪花,波浪翻騰,把一個潔白的螺號推到他的腳下。他俯首拾來,輕輕一吹,“嗡嗡”作響,雄渾的聲音傳遍草原,于是成吉思汗就拿它當作心愛的軍號,在南征北戰中軍號一響,軍威凜凜,所向無敵,百戰不殆。

        自古以來,達賚湖以它特殊的優越的自然環境吸引那些北方游牧民族,象親切和藹的眼睛迎來送往,使他們在自己漫長的歷史進程中把達賚湖當成暫短休養生息的驛站,在這里留下自己匆匆的足跡,F在這些歷史的“檔案室”被考古科學家們逐漸打開,使它把昔日的往事向世人侃侃而談。這時你再看一眼達賚湖吧!它就象歷史學家充滿博大知識的深睿眼睛了。

        草原解放了,達賚湖回到了人民的懷抱。由奴隸變為主人翁的草原牧民在達賚湖面前展開了建設的宏偉藍圖,達賚湖加入了新生活的洪流。她毫不吝嗇,每年將成萬噸肉肥味美、鮮嫩可口的鯉魚、白魚捧獻出來,把身邊藏匿的豐富烏金、絢麗的瑪瑙獻給祖國建設。湖邊的大地上建起了排排工廠,煙囪林立。還建立了草原上最大熱電廠,點燃了草原的萬家燈火。草原夜晚更加迷人,高空如懸掛了無數珍珠閃閃發光,映照在湖水里象無數只眨動的笑眼。白天,湖水清澈見底,游魚可見,當年的擠奶姑娘如今成了機帆船的舵手,成了蒙古族第一代漁工,她們的漁歌與岸上的牧歌匯成呼倫貝爾草原新的樂章。入夜,湖面的漁火與岸上守夜牧人的篝火相映成趣,使草原別具一番風光。直到午夜,草原上萬籟寂靜,一切進入了夢境,而達賚湖——草原的眼睛仍然不瞑,好似戀人的含情的眼睛,不知日日夜夜盼望著什么呵!閱盡滄桑的草原眼睛,你是在回顧著淚水縱橫的以往苦難歲月,還是期待著草原現代化的美好未來?!

                                                                                                   原載《人民日報》1979720日第4

         

         

        冰 下 捕 魚

        王常君

         

        一年冬天,我有幸參加一次達賚湖的冰下捕魚。

        凌晨4點起床,飽餐以后出發。天空,繁星閃爍。一輛接一輛的馬拉爬犁,在黎明前的昏暗夜色中,象列車似地魚貫前進。

        當東方泛起魚肚白的曙光時,光滑如鏡的銀湖冰面,漸漸呈現在我們眼前。

        我坐在工長的頭爬犁上。那面高插在右前角的三角形小紅旗獵獵飄舞,象一支熊熊燃燒著的火炬,動人心弦。馬兒經過長時間的奔跑,氣喘咻咻,渾身掛滿白霜。

        工長姓宋,40余歲。一雙精明的小眼睛深藏在大狗皮帽檐下,瞇縫著象打瞌睡似的,帽耳周圍結了一層白花花的哈氣霜。他全身蜷縮在大皮襖里,一動不動,穩穩地坐在爬犁上。馬的鐵蹄踏在堅硬的冰面上,發出“咔、咔”的清脆而有節奏的聲響,聽起來怪悅耳的。

        東方吐紅,霞光四射;宜{色的天空,云朵變幻著奇異的色彩。水晶般的湖面上,閃耀著一片白亮亮、藍瑩瑩的毫光。突然,頭馬揚起了脖頸,豎起了尖耳,噴著鼻息,嘶鳴起來。

        “注意!前邊有清溝!”

        工長大喊一聲,雙手提起韁繩。馬順從地向左拐去。后面那一輛一輛的爬犁,也都跟隨著左轉彎。約摸走出2里多路,才又撥正方向,繼續朝前馳去。

        目的地終于到了。工長跳下爬犁,將那面小紅旗扎到冰面上。幾個手握長木桿冰鏟的漁工立刻圍上來,在前面劃出個長方形,從四個角上開始鑿冰。與此同時,卸牲口的,抱草料的,推拉爬犁運送漁具的,一齊忙碌起來。這一切都是無聲中熟練地進行著的。

        尖利的冰镩上下起落,冰片四濺,不消幾分鐘,五尺多厚的冰層就被穿透了。四角相接,很快地打出一個見水的大池子。湖水清冽,冒著寒氣。由6輛爬犁裝載著6片大魚網,連接成大網兜,就通過這個入網口慢慢地下進湖里。上綱一排白塑料球漂浮著,使網的上沿緊貼冰層,底綱用一排樺樹皮包裹著的鉛墜子把大網的橫面拉開了。

        工長作了一番認真細致的檢查后,緊張的勞動開始了!相距幾百米的兩隊人馬,競賽般地平行前進。鑿冰眼的漁工一組3人,每隔一段距離就鑿一個冰眼;尾隨其后的走竿的漁工,就用長竿把絞繩向前穿送一段;再后邊是絞繩的漁工,奮力策馬,轉動絞盤,迅速地遞送著絞繩……

        工長到前面“開場子”去了。他的身影在開闊的湖面上越來越小,插在他腰間的那面小紅旗簡直變成了小斑點。他走得好遠吶!漁工們開心地議論:今天工長跑出這么遠,網灘開得這么大,看來是要下狠茬子啦!

        這時,鑿冰眼的漁工,已經向前推進了幾十米。隨著冰镩上下舞動,一個個呼呼氣喘,滿頭滿臉的汗珠不斷地流淌著,揮灑著。大皮襖早已甩到一旁,就這樣,汗水還是濡濕了衣衫,沁透了棉襖。但冒出的熱氣即刻就在漁工們的脊背上凝成一層白霜。

        當漁工們奔到工長插下小紅旗的地方,天已中午了。太陽高懸在正南方,黃燦燦的陽光從冰面上反射回來,格外刺眼。兩隊漁工合攏了。工長在中間地段親自鑿出網口,整個網灘形狀象個大足球場,入網口和出網口遙遙相對,恰似兩個球門。出網了!魚網的大絳象條巨蟒,從出網口探出水淋淋的身子,沿著冰面緩緩地向前爬去。遠處,馬拉著絞盤,在急速地旋轉、旋轉……

        魚網一露水,歡樂的時刻便到來了!漁工們分站兩排,同心協力地向外拉網。開始時,小白魚出現了,還有透明的大蝦粘在網上帶出來;到后來,魚就多起來了:銀白色的大白魚,紅尾巴梢的鯉魚,白質黑點的狗魚,扁頭大嘴的鲇魚,又寬又肥的鯽魚,圓滾滾的鮭魚,還有江南的大白鰱……嗨!就象舉辦水產品展覽,各種各樣的魚擺了一大片。剛離水時,都還在掙扎,有的翻身,有的打挺,不多會兒,就都凍成了冰棍,硬梆梆地不動了。

        魚越出越多,多得把出網口兩旁都堆滿了。漁工們個個喜形于色,干勁倍增,有人竟愉快而有力地喊起了漁家號子。

        魚網出完了。有個小伙子來到工長身邊,說:“工長,今兒個打的魚,怕是拉不回去啦!”

        工長望望魚堆,點點頭說:“挑大個的裝,剩下的聚個堆,明天派人來拉?,抓緊收拾,飲飲馬,該回分場了!

        回到分場,天已黑了。一路上,漁工們很少說笑,顯然是累了,餓了,渴了……但從臉色和眼神上,都流露著歡悅的情緒。工長告訴我,從前,達賚湖的魚多得很,他父親當工長時,打冬網一次曾捕撈過50噸!可惜,十年浩劫,把該辦的事情都耽擱了,F在漁場正在認真落實“養捕并舉”的方針,還要研制冰上打眼機,實現機械化捕魚。到那時候,冰下捕魚可就輕松多了!

        原載《內蒙古日報》19801221日第4

         

        甘珠爾花散記

        程道宏

         

        甘珠爾花,又名吉布胡朗圖,這個呼倫貝爾草原上一個普通蘇木的所在地、人口不多的小村莊,由于它那優越的地理位置、豐富的歷史遺存和當地巴爾虎人純樸而濃郁的民間風俗,常常使人流連忘返。

        你看,那熠熠閃光的呼倫湖和貝爾湖,象碧玉點綴在它的南北兩端,猶如一個樸素的姑娘穿上了華貴的禮服,戴上了無與倫比的珍珠寶石,使比較單一的草原景色頓時生出無限光輝。連接呼倫湖和貝爾湖的烏爾遜河,在甘珠爾花西側緩緩流過。那流水不僅養育了這里的人們,平添了無限的生機和活力,而且那水中的游魚,隨著季節的變化往返遨游,又增添了多少壯闊的場面!

        從現有的資料看,兩漢時期,這里是拓跋鮮卑人從森林里走出“南遷大澤”后最初的駐牧地。呼倫湖畔大批鮮卑人的墓葬和在甘珠爾花發現的鹿紋飾牌,就是他們在這里生活的佐證。

        遼金時期,契丹人和其他民族在草原上互爭雄長,金戈鐵馬的雄壯畫面也仿佛歷歷在目。在甘珠爾花,那夯土板筑的古城和古城內外的刀槍箭戟以及石磨、鐵鏵和大量的遼代陶片,都在無言地訴說著這里往昔的一切。

        在這里出土的元代銅印——祥州站印,似乎也在告訴我們,元帝國滅亡前夕,元順帝從大都逃到祥州(現吉林省農安縣)時,此位驛站長攜家帶眷,隨順帝輾轉遷徙,辛勞奔波來到這里的情景。

        這些在草原上發生的故事,雖然已越千百年,但卻總是在我的頭腦里盤桓。歷史在向我們招手,鉤沉發微,探穴覓蹤的強烈興趣促使我踏上征途。到甘珠爾花去!那是一個春末夏初的清晨,我與呼盟政協副主席花賽•都固爾扎布同志終于同車前往了。

        都固爾扎布同志是新巴爾虎蒙古人,甘珠爾花一帶是他的家鄉。他年逾花甲,對掌故頗為熟悉。當我問起甘珠爾花這一名稱的由來時,他瞇起雙眼,高興地告訴我,那是1741年(乾隆六年)清政府賜于新巴爾虎佛教徒一套甘珠爾經,共108卷。當把經卷取回來時,因沒有來得及建廟,就在這個地方挖了個地窖,用牛皮把經卷包好,埋在地下,每年夏天取出念一次經,同時晾曬經卷。直到1785年(乾隆五十年),新巴爾虎左翼博彥圖布日都附近所建新廟峻工后,乾隆皇帝親書“壽寧寺”三字廟匾,經卷才移至廟中。而當地巴爾虎人卻稱此廟為“甘珠爾廟”,把原來藏經之地——吉布胡朗圖,稱為“甘珠爾花”了。

        那么,巴爾虎人又是從何時來到呼倫貝爾草原的呢?都固爾扎布同志所述與文獻記載基本相符。即在雍正年間,清政府為了抵抗沙俄的領土擴張政策,于1732年從布特哈等地遷來牧民,駐守邊塞。他們平時放牧,戰時為兵。其后,從喀樂喀車臣汗部又遷來一批人。這樣,人們就把先到此地者稱“陳”巴爾虎,后來者為“新”巴爾虎。

        我們的汽車在碧綠的草原上行駛。隨著地勢的起伏,時而爬過漫崗,時而進入河谷,微風吹過,草浪翻滾,恰如一葉扁舟在海上航行。我被這青春的綠色所陶醉,又被這古老的民族所吸引。正當我又要繼續發問時,甘珠爾花已經闖入視野。都固爾扎布老人告訴我:“這兩天鄉親們要供敖包了!”

        “供敖包?”我立刻興奮起來。過去,曾不止一次聽別人介紹過,但始終沒有見過這傳統的熱鬧場面,僅僅是那首著名的歌曲——《敖包相會》,給我留下了極為美好的印象:“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喲,為什么旁邊沒有云彩?我那美麗的姑娘喲,你為什么還不到來喲?”

        “什么是敖包?怎樣供法?”我們的司機小趙也急切地問道。

        都固爾扎布老人一板一眼地告訴我們:“敖包,是蒙古族祭祀祖先、天地、神靈的地方。一般選在當地較高的山頂上,在那里堆放一些石塊,插一些柳枝。在沒有高山的地方,選一較高的漫崗也可。每個氏族部落都有自己固定的敖包,每年春秋各祭一次!

        他停了停,又接著說:“祭祀的主要內容是獻哈達、肉食、酒、錢幣及誦經、施禮等,同時也組織賽馬、射箭、摔跤比賽!

        “這么熱鬧?我們一定去看看!

        是夜,明月高懸,春風撲面。我從蘇木招待所出來,慢慢走到村外。遠遠望去,人們已經做好了準備:山崗的正中央,埋上了一堆嫩柳枝,它們的四周用樺木方釘成井字形,使柳枝得以固定。其東西兩側各有六處柳枝一字兒排開,也埋在草地上。我望著這插好的柳枝,突然想起《史記•匈奴列傳》中關于“大會蹛林”的一段話:“蹛者,繞林木而祭也。鮮卑之俗,自古相傳。秋祭無林者,尚豎柳枝,眾騎馳繞三周乃止,此其遺法也!泵晒抛迮c鮮卑族同屬東胡族系,一脈相承,習俗相延?磥,蒙古族供敖包的歷史已經相當久遠了。

        次日——農歷五月十五日,牧民老鄉自發組織的敖包大會開始了。第一個項目是賽馬。晨四時許,騎手們向東距敖包約20里的起跑點出發了。馬背上都是十一二歲的小騎手。他們個個頭扎彩綢帶,衣著輕便,一律不備馬鞍。馬鬃和馬尾也用彩綢扎結,甚是威武。約六時許,只見遠處塵土飛揚,地平線上,一群黑點越來越大,已經看得清楚,跑在前面的是一匹棗紅馬。站在敖包附近的全村男女老幼一齊歡呼、吶喊助威。有的青壯年甚至騎馬迎上前去,帶領小騎手一起向敖包沖刺。剎時間,跑在前面的幾匹馬已經趕到。只見他們繞著柳樹枝,按順時針方向跑三圈,其他騎手也是如此。參加賽馬的單位有烏力吉圖牧場和呼倫隊。這時,呼倫隊的道爾吉正在遛騎。我問他:“你得了第幾名?”他說:“我的馬跑了第二名!毙◎T手是他的弟弟。這里人們不說誰得了第幾名,而說誰的馬得了第幾名。他憨厚地笑了笑又說:“不行,我的馬還沒有‘調’(音)好!痹瓉,他們要用一周的時間“調”馬,即把馬拴在一定的地方,不使用,控制草料和水。這里獨到的技巧是,讓馬處于半饑半飲狀態,使馬減肥,減輕體重,又保持相當的體力。

        賽馬后,人們即回家吃早點。上午10時許,大家又陸續來到敖包前,面對敖包,呈半圓形席地而坐,皆北向。正中置一方桌,四位喇嘛坐在桌后,黃袍加身,手持經卷,口誦經文。圍坐的牧民或齊聲奉和,或向敖包跪拜。也有人到喇嘛前下跪、行禮。喇嘛有時用手撫其頂,有時用經書撫其頂,以示除孽、免災、賜福之意。我和都固爾扎布坐在喇嘛旁邊,因他是這一帶受人尊敬的長者,許多青年也到他面前施禮,有的還獻哈達。都固爾扎布均雙手扶起或接受哈達。誦經結束后,其中一位喇嘛和村中的長者走到敖包前施禮,并把哈達系在柳枝上。之后,人們陸續上前施禮、獻哈達。許多人還把供品——煮熟的羊頭、羊腿、酒以至于錢幣等放柳枝下。爾后,人們在喇嘛和長者的帶領下,邊繞柳枝走,邊喊著:“呼拉!呼拉!”等祈求平安和神靈庇護的話。也有人拿著酒,向空中或地上祭奠。他們同樣是繞柳樹枝三周而止。

        祭祀畢,人們又回原處,開始飲酒、吃肉。酒過三巡,一位穿戴整齊的壯年男子騎著馬引導三位賽馬的優勝者來到喇嘛和長老座前,逐個介紹,并唱著贊美馬的頌歌。他唱道:

        “一萬匹馬中,數這匹紅寶馬跑得快,

        它低著頭,咬緊嚼字拼命地跑!

        一千匹馬中,數這匹紅寶馬跑得快,

        它是在用‘縮地法’跑!

        頌畢,即頒發獎品。

        酒足飯飽之后,開始摔跤比賽。先是集體摔跤,雙方各上場四人,他們穿的摔跤服是一種特制的皮背心,兩隊的顏色不同,以示區別。隊員們腳蹬馬靴,口唱歌曲,舞動雙臂,跳躍入場。其動作如鷹撲食,人們稱之為鷹舞。拉拉隊多是壯年男子,坐在那里為摔跤手唱贊歌。他們的表情時而嚴肅認真,時而詼諧豪放。這里,恐怕既有對摔跤手的贊美、鼓勵,也有對自己過去在摔跤場上英雄業績的懷念吧!場上,勝者總是將敗者扶起、握手,然后雙方跳躍退場。個人比賽亦是如此,最后亦有獎品。

        一天的敖包會開得緊張而又熱烈。傍晚,我站在招待所門前,望著遠處敖包上隨風飄蕩的紅、黃、藍、白、綠各色哈達,思緒又回到了歷史的王國,想象著當年鮮卑人和后來契丹人的“大會蹛林”該是怎樣的一種場面。據《金史》載:“行射柳,擊毬之戲,亦遼俗也,金因尚之。凡垂五日拜天禮畢,插柳毬場為兩行,當射者以尊卑序,各以帕識其枝,去地約數寸,削其皮而白之。先以一人馳馬前導,后騎馬以無羽橫簇箭射之。既斷柳,又以手接而馳去者為止。斷而不能接者,次之;驍嗥淝嗵,及中而不能斷,與不能中者,為負。每射,必伐鼓以助其氣……既畢賜宴,歲以為常!彪m然我們沒有見到這種精彩的射箭場面,但是,文獻中記載的“重五日拜天”、“尚豎柳枝”、“眾騎馳繞三周乃止”、“北向而坐”、“以帕識其枝”、“賜宴”、“賞赍”,及雖未伐鼓,但歌唱、吶喊而助其氣等場面,在今天的敖包會上,我們不是都已經看到了嗎?

                                                                            原載《黑龍江文物叢刊》1983年第2



        上一篇:散文(二)

        下一篇:散文(四)



        相關評論:(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評論無
        打印本頁
         
         
        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图片_黄床大全无遮羞超污30分钟_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不卡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AV专区

        <center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center>
          <center id="1urhy"><small id="1urhy"></small></center>
        1.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video></strike>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

          <center id="1urhy"></center>
            1. <tr id="1urhy"><option id="1urhy"></option></tr>
            2. <strike id="1urhy"><video id="1urhy"><acronym id="1urhy"></acronym></video></strike><center id="1urhy"></center>
              <big id="1urhy"><em id="1urhy"><track id="1urhy"></track></em></big>